​一壶酒,一场醉,淡了谁的离殇,散了谁的惆怅 - 3U文域

​一壶酒,一场醉,淡了谁的离殇,散了谁的惆怅


繁华匆匆,如梦成殇,谁的风华绝代,倾国亦倾城。

明月霜天,好风如水,谁的盛时锦年,醉了流年,痴了芳华。

过尽沧海,尝遍世味,谁的云烟江湖,入了红尘,误了青春。

一场流离一场梦,一指流沙一段愁,半生风雨,沧桑话尽,徒留春水共潮起。

从春风得意,鲜衣怒马,走到行到水穷,坐看云起,也不过是一剪光阴的距离。

时光苍凉,到底是谁染上了谁的忧伤?站在拥挤的街头,是不是到最后,这座城市,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谁将那秋水苍颜的女子,定格在浅淡的流年里;谁将那多情少年郎的情意,低场吟唱,却换来岁月无期;又是谁,将那气吞河山的帝王,写在了历史的书卷上。

水流花开,年华无恙,却原来,那年楼台画堂,风里的新愁也只是光阴的蹉跎;却原来,那年梦长,所有有的追逐不过是一场辜负。

行走在红尘如织的阡陌上,看过花开花落,看过霜染秋林,西风残照,我们便各自散落于岁月河山之中。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著眼看侯王。

令狐冲在和东方不败把酒言欢时,曾吟诗一首:天下风云我辈出,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走过时间的尽头,忘记孤独,忽略悲喜,以岁月为火,以人生为水,煮一壶袅袅的新茶,浅酌流年,淡品芳华。

一首诗,一曲词,一壶酒,虽漫步于烟的红尘里,却又觉得此中岁月,悠然忘俗。终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对你终是温柔以待,一切的美好都会在你身边发生。

时光是一缕云烟,不经意间,便散了踪影。王侯将相,朝代更迭,多少人曾在历史的长河里搅弄风云,多少场盛世繁华在岁月的河岸依次绽放。

而如今,风烟俱净,在流淌的时光里,一切又渐次荒芜。河山不改,人事已非,多少风云人物,也只留下纸上情怀。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一顶斗笠,一身蓑衣,一杆钓白云,一心赏烟雨。在这里,忘记年华的悲伤,忘记尘世的炊烟,将心放空,只记得一片山水,一片云烟。

岁月繁忙,时光仓促,我们无处可逃,无从躲藏,只能在梦里出逃,各自在他乡流浪。多希望有一片风景,可以将余生好好收藏;多希望有一支命运的笔,可以从此改写红尘的匆忙。

河山满目,心无烦忧,寄身山林,忘记岁月的匆忙,忘记红尘的繁华。和青山绿水为伴,与清风明月为邻,在茅舍人家里,在寻常的光阴里,将余生过尽,不染悲欢,不事名利。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一壶酒,一场醉,淡了谁的离殇,散了谁的惆怅,软了谁的柔肠。

人生的路上,悲伤总是太长,流年总是太凉,而眉间心上,总有化不开的伤。红尘陌上,尽是失路之人;斜阳草树,看遍天涯惆怅客。

是片刻逃离也好,是借酒浇愁也罢,是诗酒天下也好,是落拓江湖也罢,这一刻,在酒里,在醉意阑珊里,看到了自己。

我们都曾以为,如果我们交会一段年华,便能换来一场繁华。只是当时光老去时,我们才发现,原来能留住的美好,那么微不足道;原来在一个转身里,青春便已被抛远。

韶光更替,四季流转,我们都做不得主。唯有几坛老酒,一场宿醉,能够暂时忘记那解不掉的惆怅,能够忘记凡尘俗世的烦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