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祥眼中的朝山||益聴(1)

2019年6月17日早晨8点  朝山街

早晨,说好的雨没有如约而至。忙碌的一周又重新开始,昨晚还为伙伴计划因为没有通过审核而懊恼,把申报材料截图发给申部长。窗外的鸟声啾啾,吃完饭去七楼给看看张冰,家里添了小孩,已经一二十天,一直说去,差三落四,总算是下去看看亚楠和孩子呢。书磊把设计方案传给我,应该是昨天下午的事,一慌张,反而把事情给忘了。浩哥说文字部分再修改一下。

院里月季花摇曳,梧桐花低垂。夹道里已经静下来,顺着七一路过去,三里河底的草跟天上的云有一个比较,两边的雪松挺拔,七一游园还在歌唱跳舞。法桐树下人来人往。我拐到人民路的时候看到南寨门的路名牌,再往前是一个新盖的朝山医院,已经开业。我顺着有点向东北的夹道,一个老人花白头发、消瘦高个,推着一个小推车亦步亦趋往前走。我骑车到前头跟她打招呼说朝山街在哪里。她指着见面说到丁字口南北那条路就是,一直通道七一路。

阴沉沉的天,我看那个采访过的王德祥还是坐在他的门口,一直到新街,除了门口几个老人坐在门口聊天。王德祥都是很熟悉的人了,但是再说话,他的印象已经不深了,这个早年来老南阳做相公学生意,留在南阳,也留在了朝山街。他的小女儿打着招呼进屋了,我拿着手机录着他的讲述。王德祥告诉我朝山街是条老街,也是最老的地名之一。原来这里是许昌平顶山过南阳去邓县襄樊老河口的官路,大家都在这里聚集到街上,原来这条街就是草房、柴瓦房,拐弯处有个马店,有马料,还可以住人。还有个生铁铺,可以倒犁铧等铁器。原来是条土路一下雨,都是泥水,西边还有一条沟。不时的有人来看。现在在市医院的后面,只有两棵构树显得有几份茂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