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颖眼中的朝山||益聴(2)

几个人加着班,也说着话,讨论着关于上周写的任毓珊的事。虽然没有大块的事件整理,想一个说,头上一句,脚上一句,相互照应,算是个蒙太奇。小斐说蒙太奇什么,晓颍哥笑笑,那就是相互拼接错位产生的一种奇特感觉,是与否,我真的不知道。

说到朝山街,晓颍额说就是在唐河郭滩老家,也都是把去上一次武当上叫做朝庙,去一次就是一个农村人的朝圣。那时候晓颍哥说才十几岁,但乡间崇奉玄武大帝的习俗由来已久,乡村和家族多有朝拜武当山的香会,以香会为纽带,人们相互弘道扬法、生产生活、习拳练武,形成了道教氛围浓厚的乡土民情。自己也跟着大人去武当山,租一辆宛运公司大巴车,开到山根早晨五点多。但是跑到山顶都已晌午一点,号称十八里山路。那里又和金殿,实际上是一个鎏金建筑,大家摸一下心理都很舒服。去拜玄武大帝自然要续香火钱三五块,有的还愿的都一百块。那时候,很虔诚,都是穿着草鞋,穿牛皮鞋意味着杀戮。

我想起了,一个人的朝圣,每一次朝圣都是一次心灵的洗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