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苍,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

苍苍,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

南阳益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王玉

2019年6月14日,晴,周五

劳心劳力的事做的时间长,也许会瘦下来,但是一直没有瘦下来。孩子总是五点多都起来读书,窗外的几个军休干部也闻鸡起舞在门球场打起门球,琐碎清灵的鸟鸣混着车站的车流鸣笛声,一个卧龙岗就此苏醒。罗秋渊老师来电说我的手机像素极低,照出来的相片看起来不怎么好。我说手机是不行,也许是自己还没有用心去照,缺乏细细品味的沉着与冷静。

昨天晚上空调一夜又鼻塞流涕。胡老师也发来了昨天给卧龙区李成局长的几个照片,因写《重修崔府君庙碑》文,与几位文朋友去庙址察看。当时资金是文物局李局长在职时拨放的,故部分碑文内容须请示李局长。这是一个相互照应的互动,他们发挥着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我不知道五道庙的来历,只知道五道是天道人道地狱道饿鬼道禽兽道,看到曹树人老师的朋友圈知道是原来南阳报庙也是在这里,后来改成土地庙和城隍庙。

惠玲老师昨天给我发的老年病的课件,说着有吸引力和亮点。老年人,一分为二是个普遍现象,老龄化是个趋势,关于文化论述有点多,需要辩证看务实办。中医是中国传统精粹,是中国人处理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一种文化。独特的疗愈思想给中医在养生和老年病治疗,舒缓压力,增强动能上有着独特优势,发挥着不可代替的作用。

1

韩怀给我电话,说今天能来吗,我说可以市里举办社会工作能力提升培训班,过来听听,见见面,拍拍话。跟杜阳电话正在忙碌,听说河南轻院胡莹老师来宛讲课,联系他,正在忙。中州路上太阳灿烂,卫健委门口边摆着一行展板条幅,主要是安全生产日宣传教育,看着自娱自乐的活动,没有人来观看,没有活动的宣传看起来怪怪的。中心广场也是献血日活动,早晨的广场舞和太极拳热闹起来。

太阳照在民主街上,青石板泛着光,民权街路口一直延伸到大统百货后面。往北走才定晴看看,这两边是各色玉器和首饰的小店,一家挨着一家,窄窄的三米路,两边的小石狮子不少。在一个爬墙虎占据的墙地下,一个老人坐在椅子上,门牙掉了三四个,白头发,我掠过,忽然眼镜一亮,这就是个老南阳。

寒暄之后知道姓任,当然就想到任家大院和任白涛,才知道这个老人名叫任毓珊。我说这名字是谁起的,他告诉我这是他的爷爷任学春是南阳最后一个举人,他爷爷的爷爷叫任百仁也是举人,至于是哪里人,他也不清。任白涛是他大伯,他爷爷是任白涛大伯,也是供着他去日本留学,后来在上海发展,周总理也叫他仁兄。

任毓珊老人告诉我,他出生十四天父亲就不在了。十四岁上初一跟着王凌云,从襄阳到常德,从雅安到甘孜,十五岁的南阳少年经历了新中国成立的重大事件,也算是这个丰富多彩的经历,老伴站在身边还插着话,一个六十多岁也听着讲述。绘声绘色的讲述,微微动荡的爬墙虎。任白涛的孙子叫福,也住在这条街上。世荣号酱菜园现在在长办位置,方家大院还住着方家后人。我顺着南井夹道西去顺着新华路匆匆往新闻中心赶。

2

街面上好多穿着红马甲戴着志愿者帽子的人,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拿着灰兜。一会儿遇到一群人,挂着写着某某局志愿服务队的条幅。直到我去行政审批服务中心三楼找王彬善社保局公共事业部去。结果过去排着队办理业务的还是不少,问一群人才知道临过道那间房。我打电话上午在政府有事,只好下午再过去。

刚到办公室落坐,通知十点开会。会议的议题还是年度台账任务,一群人围绕任务落实,掐着时间节点,算是一个要求和建议,未来。有时候总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指挥着,一个明亮的眼睛在看守着。头脑风暴,我说这种形式能够打开思想的禁锢,更好的讲好关于殡与葬的关联,这是一个时间与生命力的故事,轮回里谁没有过往。所以上级的要求反映着一般人对于生命关怀的终极目标。

我跟韩怀联络才知道是中原工学院毕业,我想到白冰还有吕悦,这些社工毕业生我看到了执着与扎根的精神,实践会出很多东西。中午跟他安排好吃饭,我说吃了饭来新闻中心一起聊聊。匆匆吃完饭,迷糊一刻钟,晓颍哥们几个为台账加了一夜的班。我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先睡一会儿再说。

3

太阳不清晰,似乎苍苍的。窗外的独山和如意湖也不过如此,每天都在身边。韩怀一点半到的,简单介绍了工作情况,坐在五楼聊着社会工作,因为这次交集源于团中央儿童住我家。也是因为社会工作他们也做过大学生公益创投,社区集市等,有一些实践。我说既然有自己的梦想,那就勇往直前无所畏惧,才能拨云见日见精神。从益博社会工作的七百多篇原创公众号到这些社工的工资期许和未来远景。我说不管是你干社工,或者是经商,或者是公务员,四十岁你回头再看,不仅苦乐都是好文章,而且其实都是一样的,角度不同自然无所畏惧。

聊到家庭,他家是淅川厚坡,实际上原来香九厚都是邓州,后来丹江口水库建设划到淅川,父母都在外地打工,看起来这些受过四年本科教育的小孩都有自己的独特想法。对于工资的预期和那些前来机构的人是一样的,他们都希望有较好收入。机构现在真正的实习生都是一千五,加二百元的房租费,确实太少,但是缺少造血和供给的社工服务机构如何是好,虽然前景不错,但缺少确定和信任总会流失很多力量,也许留下的才是信念坚定的同路人。三点的时候送走韩怀又跟杜阳联系了一次。

4

下午坐在办公室给谦说,照照片,留资料,写新闻,把工作动态传递过去才是王道,趁着还没有开始讨论的间隙,把上午的材料写写,争取有一个大的起色,把南阳关于殡葬改革的声音传达出去。

上次机构办了CA卡,这次再办一些社保,资料基本上算是全齐了。但这些开户要道南阳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三楼再去找王彬善,原来說最多跑一次,其实是空话套话。下午四点半太阳照着月季花,绿草如茵,上四楼,直接找彬善。一看认识,就说一些知心话,把工作的事好好交流一下,说只好等下周再来办理。晓颍哥们还在讨论,市绩效办上次纳入目标靠谱的东西又打回来说是第一部分组织领导去掉,因为组织领导是保证措施,靠谱要的是成绩和效果,此话有理。但是还需要讨论分值的取舍。

王灿给我电话说想见面聊聊,因为是老乡又和豹子极熟,所以我说到孙家楼吧。我从新闻中心过去,要穿过孔明路,又是周末学生放学路上还是很拥挤不堪。红叶李的果子早已被人摘完,原来北辰广场的死结又被南阳推高的房价所解救。不是解救吴先生,是解救南阳烂尾楼。纷纷起死回生,塔吊又又运转起来。就像又重新修的解放纪念碑,南阳总是在急躁与慌张中闪失与疏忽。

惠大才坐在门口,说着昨天惠玲帮他打扫卫生一直没有闲着,还说多谢我过来帮忙。等王灿过来,坐在孙家楼匆匆说明来意,想掌握一些独特的旅游人脉以便更好的发展长线业务,增值增效。虽然老翟的生意很好,但还要有自己的事业,这才是王道。浩哥打来电话说晚上万豪集团的王总过来晚上一起吃饭聊聊项目进展。

社旗贺红旗局长来南阳汇报工作结果有事走了。国培局长又打过来电话赵河码头万里茶道拆迁要求很严,需要持续跟进进。另外说南阳益博马埂村社区梦想中心过去看看如何布置。我跟乔保振书记联系,说是一个叫梁川川。说是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的人,后来我要了梁川川的电话,他居然一口气说出来我的名字。以前一起吃过饭。后来我跟真爱梦想的陈佳宁联系,说和我们一样都是公益伙伴。我说有的时候需要确认,没有我们的授权不能设计梦想中心。

5

孙家楼的屋里有些沉闷,鸟还在啾啾叫。我骑车去王府烤鸭,龙飞哥说的中医药大讲堂活动只好错过。一看万豪实业业务员精神,又有涵养。说着殡葬产品、规划、服务全产业链的供应赏。芥末油实在是通畅,聊着未来的期许,也跟浩哥说,好多东西都是又个先后次序,如果没有次序就乱了,结果还是得一个一个搞。

我从卧龙路过卧龙桥已经灯火辉煌,看见天上月亮朦朦胧胧,不由诗意大发。忙忙碌碌又一天,玉见南阳第八期。伏牛路口已经有好多查车的警察,路边的市民说肯定是有任务。到演播室的时候,说是今天新闻推迟十分钟不晚。我把写的一些东西发给杜若说好多东西都是写日志的东西。需要再锤炼组合一下。按着我这两天看到的民权街,说着明朝那些事儿,清朝哪些事儿,民国哪些事儿,还有新时代那些事儿。我感慨人因为从层层叠叠的文化景观中去了解我们身边的环境,去认识我们自己和朋友,治疗总结和发展。

说了三十多分钟,关于五道庙、打钟台、世荣号酱菜园、天主堂、十字街,还有那些散落在街南头的玉器店,都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做了节目回来,白河的夜色撩人。杜阳给我电话说到韩怀住宿的问题,因为经费拮据,不能再安排,我说如果不能,我安排住处。跟韩怀通话说明天再说,不行就住在我书房。胡莹老师的历奇社会工作和团体动力理论曾使我耳目一新。下午还问我们机构来没有,又说到以后来南阳联系 。其实,若果不时今天的活动应该去陪陪胡老师,是个礼仪,也是个学习。路上还是一个又一个关卡查车。到家里已经十点,门口几个坐在椅子上拍话的大姐。又是一个忙碌的日子,只是觉得苍苍茫茫大路更靠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