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莽,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

苍莽,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

南阳益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王玉

2019年6月13日,晴,周四

凉风习习,天有几分苍莽。窗外的鸟声灵越,还有鸡叫声,突然想到百鸟朝凤四个字,唢呐和电影的名字。这可能与昨晚上一直看关于民权街一连串的事有关,一个是看到乔治帮老师说民权街书店,一个是说到世荣号酱菜园,一个是拱振台,还有就是天主教堂。昨晚南阳市区的雨不大,但是清凉自在,打门球和火车站鸣笛声多起来。

胡群祥老师清晨给我发来21张截图,系统的说了孙家楼的历史。其实延续这个历史文化的可能是益博社会工作,但是我们也是站在这个历史的肩膀上说这些问题,与红色基因有关,与历史文化相连也算是他的独特优势。眼有点疼,加班熬夜,五点还要喊儿子背书。倒是想到昨天晚上惠大才给我电话说,他的一个孙女是博士,下午四点来看他,希望我们能见见,看能不能有所收获,也算是感谢,看来惠大才心里还是很细的。

又是一个学生暑假结束,特别是毕业班的孩子家长最揪心的时候。一个好友为孩子的事,一听说某某学校组织考试都如找到救命稻草一般。因为老家好多人都来南阳上北十三中、十二中、实验中学。我问李老师,他说没有,现在实验中学多,卧龙岗有个实验中学,原来十三小改成实验学校,还有进贤街老一高的学校。一有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教育是民生之本的判断极为深刻。因为教育班额限制66人,再组织考试或者测试就非常困难,尽力而为,谁不像为自己的下一代有更美好的生活。

1

幸运是把上午的资料找到了,我七点从夹道里出来,阳光还是瓦块云,三里桥面上水草露出头,倒影着两边的建筑,桥头的泡桐果子青的亮眼,两边的冬青树花香自来,树荫间隙里的蓝天迈开腿。郭老师院子里的爬山虎有些耷拉到外面,核桃青涩的挂满枝头,滴水观音开花结籽。一个门虚掩着。我喊了几声,推门而入,郭老师正在准备打豆浆。

坐在屋里,桌子上还是摊着一堆书。聊起来昨天我过去找他,他说在红庙路拐弯红绿灯处看见我了。叫我我正过马路没有听见。除了南阳什么时候设荆州,前一天师院一个老师写李贤的过来请教一个问题,还说原来志书上说,李贤墓在邓州城西十三里,实际上是在城西三里。

志同道合。郭老师告诉我昨天去宛城区文化局找一些资料,想让文化局把琉璃桥头河大王庙的几通石碑拓下来丰富一下资料。说到其实河大王庙也是万里茶道申遗的重要节点。回来的时候在宛城区政协人大门口遇到吕凤林老师,而吕凤林老师刚刚从政协文史委出来,还聊到郭老师。宛城政协文史委想了解一下宛城庙宇的一些基本情况,执意又返回去,见了文史委主任和一个政协马主席。郭老师很上心,专门列了提纲,写了需要了解的宗祠、庙宇、古地名、典故、古村落列了清单。文史委主任也很上心,想把这个事做好,政协派个车去乡镇转转。

玉见南阳明晚还有节目,所以不敢懈怠,还需要聊聊所见所闻。我说想说说民权街,因为知道是郾城王街,说到北段的郾城王府,郭老师说,老关帝庙现在老法院家属院就是郾城王府。郾城王就是明唐王后人,唐庄王的庶四子为郾城王。五道庙交叉口往北原来叫回龙街。五道庙往南到火星阁叫郾城王府街,南阳有大小两个火星阁。唐王的子嗣,如何传递分封也是有讲究,子怎么安排,女如何称呼,都是有一定之规。

2

唐王是亲王,与太子平级。亲王的长子继承王位的是亲王,其他是郡王,如郾城王、新野王。郡王的王位继承人是郡王,次子以下都是镇国将军,镇国将军的次子以下是辅国将军,辅国将军一下是是尉,分六级。亲王的闺女,是郡主,郡王的闺女是郡君,一直到三级。据说,郾城王的后人在邓州,唐王碑有崔建平馆长放在王府山了。这些王、将军都没有带兵权。

拱辰台也叫打钟台,大概有三个作用,一个报时、一个是打更、一个是报警了。天主堂因为教案,这里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官民纠葛。原来门朝南,有个南井夹道。再往南方家大院,方家好多在那里住。路东是个老箭道,那是清朝打靶射箭的地方。打钟台西边有个小仓坑。仓就是仓库粮仓的意思。这里面当时建有府衙的土地祠,再往方家大院有个龙神庙。龙神庙附近短暂建过紫山书院,具体什么时候已经不知道了。五道庙往南有个五塘后,现在叫市建夹道,是府衙最后面的建筑。

联合街与民权街十字口叫县十字街。县衙现在在南阳公安处家属。民权街还有世荣号酱菜园,那个叫陈世荣的福建商人,锻造了商界的传奇,现在是长江流域委员会办公室,以前还驻过军。因为教堂高大,从卧龙岗上都能看见很多老鸹,就是乌鸦,成群结队。六七点钟前成群飞过,小孩们都说老鸹放学了。

其实每条街道的故事,有些故事多一些,有些故事少一些。南阳马道街,就没有南马道,只有东马道、西马道和不长一段北马道。南门有个南门东马道、南门西马道。北马道在王府山后墙,那里有龙亭门在那里。原来的城墙都是保安全的设施,冷兵器时代可以,热兵器时代飞机大炮就不行了,反而成立弱点,1939年国民党军政委员会决定拆除寨墙。城门寨门都是解放后逐步拆除了。

既然要说民权街,自然要重新阅读复习这条街道,把街道的基本纹理给梳理清楚。中州路的法桐树荫看起来爽朗了,民主街口的青石板泛着太阳光。我站在府衙照壁,临着民权街口,往南看到锁厂外墙,往北深不可测。不过我看到这条路是单行道,往南可通,往北就不行了。路上人还不多。沿着这条路走,其实还能通车,只是相对窄卡一点。门口大大小小摆放着不少石狮子。去年见到的那些老南阳早已关上了门,是外出,还是在屋里,我没有勇气去去敲门。

3

天主教堂里挂着国旗,想起一个老南阳讲的一个看门人极为鲜明的特点是,小费和收入都让门口把钱给保留住,大声的喊着王大娘借我两毛钱,而整块的钱都在存着的老人不见了,前几年又把那个中式大门也扒了,原来坐马车牛车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拱辰台,我看过李萍写的诗意散文,满含感情的诉说着这个地方的流变往事。在天主教教堂的北面,一个窄窄的夹道北拐,一面墙上写着一个市级文保单位的匾额,而另一面墙上,大大小小的青砖组成的一面院墙,也许是主人情趣所致,散漫的种植竹子、紫苏、石榴、葡萄,花盆里还栽着其他我叫不上名字的花草。敲几次门没人。西面门上面挂着葫芦,主人还贴了很多镇物。透过红铁皮门,依稀看到拱辰台的台阶。从院墙顶上看到一个高约十米的高台,一棵枯树,一棵泡桐。“为什么叫拱辰台呢?”这个名字,来源于“《论语·为政篇第二》第一章: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取其中四方归附的意思,只好悻悻而去。

民权街与联合街交叉口,县十字街,一想,恩,很形象,这是个交通要道,县衙所在。而民权旧书店,也是这个城市记忆里不可磨灭存在,它默默的接续着人们对这个城市的热爱与离去。孟兆庆打着招呼,我说今天去游泳了没有,他说热开水烫着脚了,你自己拿着钥匙看看隔壁还有些能挑的书,我说可以。我说夏天容易发威感染,还是要注意安全。门口的邻居说还是不要洗脚,就是洗脚也用开水洗,感染了可麻烦。因为早上与吕哥商量一些探讨老年社会工作,约好了时间,只好匆匆告辞。

五道庙,这个留在老南阳心目中的地名,还依稀可见,只是没有像路名卧佛寺一样存在。但早已化作春泥更护花,润物细无声吧。五道庙的两头都是新华路南北好多早餐店,胡辣汤油条包子算是主食,而集中在新华路民权街也以南的一段,则是南阳小四川家庭菜馆最有特色的地方。江哥在南阳的时候还经常在这里小聚。

4

再往北就是卧佛寺街,T字口东面门口坐着五六个老人端着饭碗,宛若农村的饭场。我说老关帝庙不时有个井?他们说,啂,就在西北角。我定晴一看,一个六角井,一个井盖,而老人说早已把井埋着了,一个狗在边上卧着,几个椅子纷乱的摆在周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说南关三眼井也很出名,但是具体位置到底埋哪里了,也不清楚,就在解放路你再去问问。益博出来就是跟你们聊天,陪你们一起发现南阳的与众不同和独树一帜。顺着民权街往东北拐入油坊坑,每次走到这里我都会想到王府山和那个坑的提示牌——水深危险小心滑入,水与人供给的关系发生变化,一些坑塘的存废或许就找到原因。王府山的门看起来威严有致,大红的大门平衡协调,远远看去有几分巍峨。


拐入工农路北去,穿过东拐街,经过汉冶村,走到张衡路。在吕哥办公室聊着老年社工的未来与困局,优势与短板。好多事还是要拿尺子挡一挡,看是否符合要求。而自己也要扬长避短,老龄化严重形势,也是社会工作的春天。但是咱们社会工作做好迎接的准备了吗?我觉得心理还是没底。几个社工伙伴聊着河南乃至全国,县区还有街道社区,都有需求,但是需求怎么转化为实效和动能,这需要一个团体内生动力源。突然觉得坐在满是红木家具的氛围里,喝着红茶,思忖一个奋斗的青春都能有一个安稳的中年,底气十足,纵横捭阖,言谈举止充满自信与教导,也是件惬意与自豪的事。

终究还是在监控器下找到充电器,天气晴朗,苍莽不在。浩哥告诉我伟哥有地形图,但是需要晓颍哥跟办公室说一下开个证明。这是一个极为细致的设计,一连串动作完成。跑到六楼才发现伟哥的豁达与惬意,看着热带鱼在鱼缸里游,人一到跟前就会趋之若鹜。墙上贴满巨大的世界中国河南南阳地图,俯瞰独山,一天下来最宝贵的时间大把都是自己的。晓颍哥还是分着工,这是一种压力下自我的调试,给自己一个实现目标的路线图和时间表,遇到问题可以追责。晓颍哥说你就宣传和简报,该铺天盖地就铺天盖地,该润物无声不大水满贯。

一直到十二点,一个朋友告诉我现在孩子上学不易。班级限制,考试更规范,个人操作空间就小。赵影和陈佳宁老师正在讨论22 日的行程,赵影坐火车,陈老师坐从上海到南阳的飞机。马埂的乔保振书记还在讨论着墙面漆如何处理,我说还是把屋顶漆成黄漆,看起来暖暖的。惠大才又给我打电话了确认下午四点能不能到孙家楼。我说到时候看,下午还有事。本来准备好在新闻中心加班,因为家里还有急事只好匆匆忙忙往家赶,一路上风驰电掣。

5

书磊是个南阳古建设计的专家,在修复、设计方面实践经验极为丰富。浩哥说联系个设计方案,毕竟隔行如隔山。约好下午两点四十到南航。两点就必须要从卧龙岗走,顺着七一路东去,又重新看看民权街,明天晚上就说的玉说南阳总得有点故事。还是老风景,只是早晚昼夜各不一样罢了,正是这种观察才知道南阳的街道,原本看起来通达其实是死胡同。

坐在书磊工作室,几个人正在忙碌工作我说,设计功能布局,体现时代色彩,注重人文关怀,重塑生命要义。来来回回的看谷歌地图,找一个叫雷草湖的地方,寻找生命最终的栖息地。一直忙到四点半。人民路太阳被高楼和法桐挡住了,公园里喧嚣声和拍掌声响很大,西门对面的哑巴没有出摊。原本要去如意湖,一看表跟惠大才约过,我说还是过去看看。

惠大才坐在门口,他说惠玲是中医博士老年病很有一套,八九年前在中医院住过院,认识了这个同宗同源的唐河老乡 ,论辈分还是爷孙子辈。但是就是这样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时有联络,互相帮助。后来跟惠老师联系的时候,她正在医院,匆匆打车过来,给惠大才买了包谷糁和面。甚至向我借指甲剪给惠大才剪指甲。帮助收拾屋里桌子上乱摆乱放的东西。简单看看孙家楼,也了解到益博在老年人社会参与方面的努力,对南阳有社工机构表示欢迎。在朋友圈里说,说一间十几平方的屋子容纳了一个88岁老人的吃、喝、拉、撒、睡、行,愿天下老人都能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好人在路上才能遇到好人。


快六点半的时候,发现一天手机没充电没有电了,中间峰哥说想找一份高校毕业生就业协议,因为临时找人,差三落四,我说去到南阳师院门口找找,不知道帮没帮上忙,但最后事情办成了。忽然想起下午在书磊工作室忘记拿充电器了,只好又回去。在门口遇到书磊去九小接小孩。每个人都不容易。所以我在回去的路上,反反复复观察路边的人、物、事,企图从时间的反复中,走出思想的禁锢。

和平街菜市场热闹非凡,叫卖声此起彼伏,我买了五块钱手工馍去孙家楼拿资料。此时已经黄昏,孙家楼院里天色慢慢苍莽起来。我打开灯,看着惠玲帮惠大才收拾的屋子感到帮助别人快乐自己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要开老年人讲座,又要做媒体宣传,写的稿子要我再修订修订。其实这样何尝不是一种学习,于无用处找生机。

6

蚊子嗡嗡,簸萁虫呲呲,鸟鸣啾啾,月色温润,门口一对夫妇说着孙家楼,看着门口的铭牌。我在门口充着电看着材料,让他们进屋。一到正堂,看着面熟,似曾相识。介绍后才知道是宛城区党史办任辉主任夫妇。聊着两年前去宛城区党史办找她的情形,也说着益博社会工作这两年的发展变化,更注意文化引领,更注重红色传承,更注视人的变化与城市的关联。似乎很多话想说。

从房屋格局到古宛城保护,从历史演变到经验萃取,从曹云阁曹铭到宛城党史,历史文化给予的注解丰富着宛城的内涵,拉长着保护宛城的外延。在两个Z字形街道勾连的界面上,演绎着明清民国风,无声无息掀起一股清流。说着与涂月超憨哥老师一起拍摄《孙家楼里的年轻人》,聊着解放七十周年座谈会的独特优势,看着前两天开展的文化和遗产日社会工作系列主题活动的情况,算是一种社会工作展示,更多希望能够理解老南阳,建设老南阳。走在孙家楼门口,看着这些历史留下来的遗迹,不由唏嘘南阳曾经的繁华。

其实此时人们更应该明确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和艰苦奋斗的精神,把握好时势度。遇急难事稍息片刻自然有个平衡和说法,这是南阳知府任恺的座右铭应该为我们所深思之。也在思索看到的一段话:观操守在利害时,观精力在饥疲时,观度量在喜怒时,观存养在纷华时,观镇定在震惊时。防欲如挽逆水之舟,才歇力,便下流;从善如缘无枝之木,才住脚,便下坠。


弯弯的月亮初上屋檐,院里的鸟声平息,惠大才吃着饭,解放路喇叭还在广播,中州路的人群依然如故。大统对面的残疾歌手又换了人,只是味道音色不同。

窗外有青蛙叫,也有蛐蛐叫,苍莽不是苍茫。忽然想到社旗民管所主任丁兴莽打来电话说三区项目的事还有南阳社工考试培训的事,问如何能拿到课件。我把资料整理一下,远眺白河还是灯火辉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