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渺,芒种,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

飘渺,芒种,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

南阳益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王玉

2019年6月6日,阴,周四

天气清爽很多,楼下几个老人在锻炼聊天。天上是水墨色,爬山虎相映成趣。被雨水冲刷过的南阳,多了一份凉爽,增了两分惬意。雨在车站路上淤积也消散在三里河新修的河道里了,与奔腾的西峡山区大水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小意思,我们的钢筋混凝土多坚固,水火无情,人与自然不和谐共生,讲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像我看到南阳卧龙区政府与中青旅合作把武侯祠作为一部分移交中青旅管理经营,有成为公益与商业杂柔的典范,没有法治思维多么可怕,科学与法治同样重要,希望把南阳的资源真正变为南阳的资本。

浩哥打来电话,问去不去新闻中心,相约一起去余沟商量点事。坐在车上才知道,领导也不容易,昨天开了一天的会,上午开到十二点半,下午开六点半,党组成员又开了一个多小时。

1

坐在车上,一阵夏雨之后,整个城市变得舒适俊朗起来。风吹雨打的城市,原本干旱饥渴的树木落叶片片。卧龙岗的山门看起来雄壮有力 。在龙角塔整上坡处,也说到这是其实是一个缺乏科学思维的情怀决定,有时候情怀代替不了法律法规,武侯祠托管本身就是公益熟悉与惠民导向的背离,最终只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卧龙岗余沟的风华,每次过来都不同,春夏秋冬,昼夜早晚。月季花又长出了新的绛红色嫩芽,含苞待放的花朵又一波。幼儿园西边的地里,葱蒜已收,长豆角已经开花结果,番茄,黄瓜,远远看去,乡土气息浓烈。

今天是芒种。芒种芒种,又收又种,这是一个重要的物候。也是农事活动的重要节点,提示人们什么时候应该忙什么。

杨树叶子哗哗做响,扑散一地的树叶,发黄,也是干旱使然。原来的杨絮已经远去,空留清凉自在。原来的栀子花开,白色的小花素雅淡定,花香四溢。

还是讨论着生命文化公园的事,又叫来几个做一线实务的同事。从功能布局到建筑标准,从类别区分到创新思维,赭山,蒲山,塔子山,这些山丘瘠地,成为首选。从一个项目提出到落地,一个个框框,一个个审批,若想平安降生,没有九九八十一难,很难有一个顺利的诞生。而讨论着生命文化教育的事,看来也成为一种时尚做法,人们对生命的尊重,必将影响人的一生。

佳宁和赵影老师约好十点视频会议,也才知道三个专职,管理了50个社区梦想中心,从培训到课程,从师资到服务都需要一个明确。作为一个社工专业的老师,与乐仁赵影老师一样,益博更多的是致力于一项工作或者技术做本土化的改造修正。窗外的鸟声,透彻在满是麦茬的岗坡里,其实一夜的雨也未必下透了。

2

似乎这些雨也把夏季的洪涝带到人们身边。因为早年灾害社会工作的经验,那是一种风险管理。几个朋友正在讨论昨夜的雨,把三里河挤满了,考验着这些人为的智慧。其实,水泥的生命周期只有五十年,可以想象,缺乏循环或者呼吸的工程是多么可怕。南阳的内河治理必然经受着来自洪涝灾害较量,看起来真好,实际用着怎么样?形式主义与标签化,会让我们去遵循经验而没有科学思维。

一个老乡打来电话,为小孩上学的事揪心。不知道他们都是如何去享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十五小,十二小,二十一小,九小。户口,房产,关系,权利,一系列可以打开优质教育资源的门都会被敲开,甚至还有些在网络上兜售指标,让受教育成为一种奢侈品,公平就值得我们去审视。

天旱核桃好,因为在扎实走路的时候更多的是关注抬头看天。孙家楼,郭老师,余沟,刘振河,我看到的核桃树都是硕果累累。就像我昨天说民主街的树是冬青树一样,在这里工作三十年的罗老师也没有真真切切的去观察这些街友。

中午极为丰盛。做的粽子、咸鸭蛋、甜鸡蛋,还有水煮鱼、花甲几个家常菜。一个同事的小孩在八一路六小上学,居然对段坚的志学书院的碑刻说的头头是道。看来,志学只有从小孩抓起才会印象深刻。

3

下午三点,在社区有一个粽情曙光端午节活动。天色落寞,水墨轻柔,门口有的柿子树和弯腰的竹子,两只狗卧在车子地下在夹道里喜戏。原本让社区更美好才是社会工作一个使命。老南阳讲老南阳城市记忆是一个方面,更多的参与公共事务也是一个重要方面。

6月8日,后天,是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五月份的时候,跟市文物局的张旭东局长 报了一个社会力量参与文化和自然遗产的保护。以老年人社会参与示范项目展示,更多的人会看到文化的光亮。因为各个县都有活动,领导们很忙,我想有时间了,跟郭老师商量一下,看有没有可能性举办一个新发现。

粽情粽益。也许人们就是因为优秀传统文化的张力,才把老年人人们之间的粘性增强。因为之前发动通知到位,所以整个活动顺利,有志愿者讲解,有老年人示范,有儿童家属参与,整个活动有颜有料。因为准备材料包括糯米、花生、枣等原料,用一次性碗盛好。端午节是怎么来的,屈原列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现场热度增加不少,一个阿姨最是擅长包,另外包的粽子三角样,居然不用缠线,都已经很紧。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大家都收获满满。拿着自己的成果 高高兴兴的回家。当然,自己也包了十来个粽子,技术不高,态度不低。

4

在红庙路口,我突然想起郭老师,也是因为罗老师留言说昨天的事,因为郭老师一个人,有时候去,聊聊天,嘘寒问暖,有事了帮个忙,人是感情动物,陪伴的时间长了,就连猫狗和树木也会通人性,这就是陪伴的力量。

三里河一夜之间,河水落下来,不过还是昏黄,已经可见着河堤的青草了,城市里的水没有涵养,顺着水泥路面直奔下去,没有储存和交换,何来细水长流。桥的东南角有一块水韵石雕,一面白墙。

对面等着很多家长。二十二中附近站着不少家长。高考,再没有比这更简单、更纯粹、更公平的事情,不比颜值、不拼爹。只要目标足够明确,只需拼命努力奔跑终极将是最为宝贵的财富。

硕果累累的核桃树,冠盖整个院落。门虚掩着,院里的大盆小桶都接满了雨水,滴水观音和爬墙虎占据四分之一庭院。郭老师笑着说,昨天为接点水,淋成个落汤鸡了!屋里还在整理。明嘉靖南阳附注校注,基本成书,只是书号还没批下来。还不如早点印刷,因为印刷装订还要有个过程。

原本前两天去社旗想领着郭老师一起去。但是因为天太热,又路途颠簸,只好放弃。不过郭老师还要去一趟社旗,为万里茶道的事,做一些探访和调查,积累一些材料,特别是一些碑刻。他还要去新野找葛磊老师。我说明日就是端午节,单位都下班了,去也没人跟上次一样白跑一趟。

桌子上摆着电压计,从网上买两块电池正在安装。电脑桌面上摆放着石碑拓片。

5

卧龙岗,郭老师又提到武侯祠和卧龙岗的事。我说这些回忆极其珍贵,那是一代人多卧龙岗的真切记忆,道路地势都迥然不同了。不过,回忆如果能引起共鸣,就会形成共同的意志。卧龙区委书记高贤信总是大手笔开局,思想和意志都从文化着笔,聘请了一批文化顾问。但是郭老师没有获聘任,心中虽是不悦,但因为李成和一群人,还是对卧龙岗抱着极大的感情。

利用闲暇时间,写出了关于卧龙岗建设的建议。包括双塔修复完善,朝山街、武侯路、卧龙岗的前世今生,当然还有抗战纪念碑和烈士骨灰。甚至是冯紫岗墓碑都在此出现。现实都是历史文化的累集与叠加。

他用手机给李炎发照片,想让李炎看看几个碑文,把一些不能认的字,校注清楚。但是始终发不出去,后来才知道,22中有高考考场,移动信号都屏蔽了。郭镇过来,我说这些东西很珍贵,包括三里桥的平板桥,宛襄夹道和宛襄官道,不相同,也各自都有特点。没有孜孜以求的精神,好多东西无法解读,也很难认识了。

和郭老师告别。二十二中门口写着高考的条幅。门口站着警察和陪考的老师。工业路口的一棵榆树无花果树纠缠在一起,每次过来总要在修自行车的位置看看。

6

五小放学了,解放路挤拥不动,车流人流汇聚在一起。广播里的拆迁安置宣传还在进行。孙家楼道口的拐弯处一个小孩坐在一块砖上看着书,玩着手机。

孙家楼二号院门口,空空荡荡。能听到蚊子的嗡嗡嗡声音。鸟鸣声也有。院里落了一地树叶,中间的路干了。一只鸟在石榴树上徘徊鸣叫。

没有看见惠大才,过去看看他。他住的房子门口牛奶、鸡蛋和营养品。惠大才非让我坐到他的沙发上,说下午出去了才回来一个多小时。下午杜行长过来了,领五六个人,说是过节了过来看看。因为企业和社工机构党建的作用,爱心资源汇聚,这个牢记初心不忘使命不谋而合。

一个摄影好友,一直行走在南阳的大街小巷,一直关注着这些街道的变化,因为缺少一条主线灵魂的东西来丰富。视角不同,投射光影,也能打捞对这个城市的记忆,只是着眼点不同,所以交流,找到一个链接更多需求点的地方就显得异常珍贵。

蚊子多,关上门。老南阳的夜色慢慢沉淀下来。孙家楼夹道里的灯还没有亮,民主街口的小饭店摆满了电车,喝着酒大声说着高兴的事。来象棋的老人正在收摊,冬青树的香气扑面而来。中州路车来车往,梅溪河水也落到了之前,只是比之前更混浊了三分。抬头看着法桐的枝丫间晚霞的绚丽多彩。小斐在路上喊我,带着小家伙,一家晚上有活动。夹道里二十楼的小伙子跟几个朋友出去,三个小孩子骑自行车喜戏。

7

儿子要一起去金玛特逛逛,买了个夏装。我站在门口等,看和我童年的遮山鳌圆寺释演教师傅和一个僧人,一个人立志传道授业解惑,十五年,已经把鳌圆寺建成全南阳僧人最多的寺庙,何尝不是一种极度的爱。

一个好友又打来电话,从老家要送小孩上初中,实验中学也心里没底。我说孩子自然有造化,猪娃头上三升糠,每个人自带光环。在鼓励别人的时候何尝不是在鼓励自己。

街上卖水果小吃摊的还很多,车来车往的卧龙岗还是那样。

芒种又一年,端午又是一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