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 3U文域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作者 | 布呐呐


    经过半年的抗疫,

    国内累计治愈8万余人。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对新冠肺炎治愈者来说,

    治好病毒并不意味着结束,

    因为等待他们的还有漫长的煎熬。

    他们中有的人无处可去,

    有的人被公司辞退,有的人遭人排挤……


    一位新冠肺炎治愈者说——

    “我们战胜了病毒,

    却被像病毒一样排挤、隔离,无处可去”。


    哎。


    病毒再毒,却毒不过人心。


    01

    上海一位新冠肺炎治愈者严先生,收到朋友的消息,

    说在他住的小区,

    有邻居把他所有的信息都挂在微博上,

    邻居还声称自己是「正义」行为。

    还有人说,

    他们一家是妖怪,要把他们赶出小区。

    甚至,各种谣言都凭空捏造出来了……

    看这架势,

    不知道的,还以为严先生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

    事实上,

    自从严先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后,

    他母亲第一时间就在小区业主群告知,

    并且主动在家隔离。

    可是,他们一家怎么也没料到,

    随之而来的,却是各种攻击和辱骂。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图源:新民晚报)


    后来,严先生治愈出院,

    他母亲最担心的不是严先生的身体状况,

    而是希望小区里千万不要有人身体发热,

    否则,自己一家又要成了众矢之的。

    就因为有这样的顾虑,

    严先生一家整天都睡不着,

    生活在恐慌之下……


    想想真挺惨。

    好不容易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这下又快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02

    严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

    对新冠肺炎治愈者来说,

    病毒会被治愈,但是人心不会。


    黄石一位新冠肺炎治愈者的家门口

    被社区贴上了封条和告示。

    社区的工作人员还要打个洞,

    用链子把他家的门锁上。


    这位治愈者无法接受:

    “我们又不是犯人,

    何况家里还有无感染的人要生活”。

    武汉一位24岁在读博士杨远被确诊后,

    房东立刻让他父母搬走。

    后来,杨远治愈出院,

    父母依旧没找到住处,

    只要房东或酒店看到看到户籍上写的是湖北,

    便会拒绝他们入住。

    种种歧视和偏见,让他始料未及。

    万般无奈之下,

    杨远只好在网上求助——

    “我们战胜了病毒,

    却被像病毒一样排挤、隔离,无处可去”。


    53岁的常州老李治愈后,

    村民们集体拒绝他回家,

    房东也打来电话说:

    “宁愿退回房租,也不愿继续租房给他。”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图源:常州电视台)


    湖北的一位姚女士,

    刚被治愈,就接到公司通知:

    所在公司因其确诊过新冠肺炎,

    决定自2月10日起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公司这种行为,已经突破了道德的范畴,

    显然是故意对抗法律。

    《传染病防治法》第十六条规定: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传染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人。如员工已治愈或已排除传染病嫌疑的,用人单位不得拒绝员工返岗,否则构成就业歧视,违反法律规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当这样一个又一个新闻频繁传出,

    都在传递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

    新冠肺炎治愈者虽然战胜了病毒,

    但却无法回归正常的生活。

    他们,被迫宣告「社会性死亡」。

    03

    一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后说:

    “我也以为我终于可以正常生活了, 但生活却'病’了。 我被网络人肉、被辱骂。我想问,我能去哪儿…… 出院一周了,没敢再出门,因为总觉得小区邻居在背后议论我,看见我就躲。我怀疑是不是真的不该回来,是不是当时肺炎死了更好。”


    这,也是很多治愈者心声。

    更怕的是,对很多治愈者来说,

    社会性的创伤已经形成。

    一位武汉康复驿站的医生说:

    “我有个朋友康复出院后,不敢见人,怕他们都躲着自己。不敢摸门把手,不敢见自己的孩子,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

    还有一位医生在微博下写道:

    她曾接收了一位病人,浑身是血,

    手外伤,头部也有伤口。

    与患者沟通伤情才知道,

    这是患者想自杀造成的。

    原来,自从患者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后,

    他便因无法忍受周围人的歧视,想要一死了之。

    这位医生呼吁:

    “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将新冠妖魔化!

    就算感染了,只要早期治疗是可以康复的。

    康复后就是正常人了啊!!!

    可以正常上班,正常生活了啊!!

    不要再对康复患者造成再次伤害了。”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04

    眼下新冠肺炎治愈者遭受的一切,

    不禁让人联想到17年前的那场非典。

    2003年,襄樊一位民工从疫情较重地区返乡,

    没想到却遭亲友歧视,

    引发自杀悲剧。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图源:北京青年报)


    2013年,

    纪录片《非典十年·被遗忘的时光》

    对非典治愈者再次进行了采访,

    结果,让人心寒。

    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

    父母因为感染非典双双去世。

    一位摄影师想给男孩拍张照片。

    他对男孩说:

    “孩子,把口罩戴上吧,

    社会太复杂了。

    染上这病,有的人会同情,

    有的人害怕,会离你很远。”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图源:《非典十年·被遗忘的时光》)


    一位治愈患者说,

    出院后,自己就像弼马温似的,

    走到哪,别人都躲着。

    去小卖铺买东西,

    老板都摆手不让他进。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图源:《非典十年·被遗忘的时光》)

    还有一位治愈患者说,

    生病前,亲戚经常来她家吃饭。

    生病后,再没人敢来了。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图源:《非典十年·被遗忘的时光》)

    还有一个细节特别扎心,

    在记者去采访的这些家庭里,

    每位采访对象都会战战兢兢地问:

    “你们要不要喝水,介不介意用他们自家的杯子,

    怕不怕非典?”

    即便在那时,

    非典疫情已经过去了10年,

    可是,那场疫情对患者的影响,

    从未消失……

    05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不管是非典,还是新冠肺炎,

    多数治愈者在重返曾经生活的环境时,

    还要遭受「第二次伤害」

    1986年,美国三位心理学家提出一个概念——「恐惧管理」。


    根据「恐惧管理」理论,

    当人类想到死亡时,会非常害怕。

    这也让大脑迅速做出反应,

    寻找能带给自己安慰,让自己有安全感的东西,

    以此来对抗这种无力感。

    就像面对这次危及生命的新冠病毒,

    人们恐慌、焦虑、无助。

    这时候,就需要做一些什么来保护自己。


    出于自我保护机制,

    人们就开始对新冠患者进行防备。

    可是,当防备过度,

    就变成了群体性的非理性攻击,

    从而造成对新冠患者的二次伤害。

    虽然疫情发生之初,

    一些地方出现了隐瞒症状,

    瞒报行程的行为。

    但这仅仅是极少数人犯下的错事,

    绝大多数新冠患者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

    他们也是受害者。


    再说了,从医学层面来讲,

    对治愈者的恐惧也没有多少科学依据。

    之前看到一个谣言:

    “如果朋友或同事得过新冠病毒,

    在今后两年是绝对不能接触的!”

    滑稽。

    纯粹是自己的瞎意淫。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图源:网络)


    人们最担心的无非就是治愈者的「复阳」,

    事实上,国家目前的诊疗方案已有应对举措,

    明确规定确诊病例在原有核酸检测和测序基础上

    增加“血清学检测”作为依据,

    还要继续进行14天的隔离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

    也就是说,

    只有新冠治愈者完完全全没有传染性,

    医院才肯放他们重新进入公共环境。

    你想啊,

    国家费了这么大劲进行防疫,

    怎么可能轻易让没有完全治愈的人走向社会。

    否则,一切努力不都白费了吗?


    06


    说到底,新冠肺炎患者才是那个真正的受害者。

    他们不仅要经历病痛折磨,

    有的人还要经历亲人离世的双重打击。

    导演常凯一家四口12天内相继去世,

    他在遗书中写道:

    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武汉一个女孩父亲新冠肺炎去世,

    5天后患癌母亲也跟随去世。

    可她却因为自己正在隔离,

    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

    一位确诊新冠肺炎的父亲病情突然转重离世,

    女儿在街上悲痛大喊:

    “怎么办,没有爸爸了…没有爸爸了……”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


    这样令人悲痛的事件还有很多很多。


    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

    很多患者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有人想要染上病毒,

    更没有人愿意失去亲人。

    他们真的没有做错什么,

    只是我们比他们多了一些幸运罢了。

    更何况他们中,

    有很多人自己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就去捐献血浆,帮助更多的人。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自然界的病毒,

    而是住在人心里的毒啊。


    还记得前不久,

    一位治愈者反复确认已没有感染风险后,

    在街头寻求拥抱。

    他说每一个拥抱对他的鼓励都很大。

    一个小女孩拥抱他之后,给了他一把糖说,

    “生活还是很甜的,加油!”

    新冠肺炎治愈后的8万人,如今正在饱受歧视……


    既温暖,又心酸。


    面对新冠病毒,

    人们加强防护是应该的。

    但是,请不要将防护演变为一场攻击。

    新冠病毒就像是一场社会文明程度的考验,

    越是这时候,

    越能显示出一个人的善良和品格。


    我们不能让那些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人,

    再次遭受歧视和偏见。

    他们需要的是理解和接纳,

    更需要回归到正常的生活,

    而这,是全社会的责任。


    参考资料:

    人民网:《歧视新冠肺炎治愈者,也是一种心理病》

    新民晚报:《上海痊愈患者遭邻居“鄙视”,日本志愿者在海外被扯头发…歧视猛于病毒》

    澎湃新闻:《治愈后的新冠患者:姓名住址被“全网转发” 邻居藏树后盯着》

    侠客岛:《新冠肺炎康复博士:战胜了病毒 却被像病毒一样排挤》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我是新冠肺炎治疗痊愈的患者,我觉得身体好了,生活却'病’了》

    每日经济新闻:《不愿回家、不敢靠近亲人 6万新冠肺炎康复者如何面对愈后生活?》

    纪录片:《非典十年·被遗忘的时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