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 3U文域

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红楼梦,偌大一个贾府,里面就实际上的小丫鬟就有上百多个,这么多年轻的生气蓬勃的少女是贾府这个封建贵族能够将统治延续下去的根本,特别是对那些服侍年轻主子的更为出色的大丫鬟们,贾府从不曾亏待。

    晴雯作为这些大丫鬟里最美丽的一位,在老太君贾母有心把她送给贾宝玉的那一刻起,晴雯过上了类似于小姐一样的美好生活。这样的好日子晴雯一共度过了“五年八月”,直到被赶出大观园为止,此时晴雯才芳龄十六。

    在和贾宝玉在一起的这五年八个月,是晴雯最快乐最自由最恣意的时光,她被小主子娇养宠溺,虽为一个奴才却不知人情世故人间疾苦,养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无意间得罪了多少人,这是她之后的“寿夭多因毁谤生”的根本原因。

    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一、娇养的身子

    晴雯在贾宝玉的身边确实没吃过什么苦,用心不用手,动嘴不动身,这样养下来就是身娇体弱,没事就会生病吃药,奴才经常生病这可是主子的大忌,王夫人撵走晴雯就有“一年之间,病不离身”的嫌弃理由。

    最能证明晴雯被娇养就是胡庸医给晴雯诊治时,以这位庸医的视角描写一个近似于小姐的奴才:手上有两根指甲,足有三寸长,尚有金凤花染得通红的痕迹。哪个见过干活的奴才留三寸长指甲的?医生忍不住问老嬷嬷,“这是哪位小姐?”老嬷嬷笑答,“这不是小姐,这只是大姐。”现实深刻,只是晴雯浑然不知。

    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麝月也曾打趣晴雯:“你今儿别装小姐了,我劝你也动一动”,晴雯则理所当然回道:“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足可见晴雯在怡红院的日常,大主子离得远管不着,小主子贾宝玉摆明的偏宠疼爱,只有一个上司袭人,晴雯根本就不买账,底下的小丫鬟晴雯却可以任意管理受用。这样的日子不要太享受太滋润。

    二、惯养的性格

    这样在无人管理任其发展的状态下,晴雯的性格被养成最独特的那一个,脾气大性子急,直来直去,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受不得半点委屈。甚至恃宠生娇,恃靓行凶。

    与宝玉,最出名的是那一出“撕扇子公子追欢笑”,明明奴才作怪把主子气的哭哭啼啼发狠要撵走,最后还不是任其撕扇子做千金一笑,宝玉对晴雯是实实在在不分好歹地惯着,晴雯也心安理得理所当然的享用着。

    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对袭人,晴雯从来都是不服气的,平日夹枪带棒叽叽咕咕也是常事,可晴雯似乎忘了,袭人和她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高贵,可袭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顶头上司,她与你非亲非故,何必要忍你,平日你把上司得罪狠了,关键时候必不容你。

    至于对比自己小一级的小丫鬟们,晴雯就是摆明的欺负,任意安排小丫鬟的各种工作,对小丫鬟们也不甚友好,动手打骂,对那些犯错的丫头直接赶走不留一丝情面。这种牙尖嘴利,做人做事都无比高调的行为怎能不招人嫉恨?

    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面前告晴雯黑状,如此形容“那丫头仗着她生的模样比别人标志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得像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她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调调,大不成体统”。这番话虽说过分抹黑,但平日晴雯不注意自己行为,什么都不怕,过于张狂任性确实让一些有心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被捏住把柄。

    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三、晴雯内心深处的恐惧

    在整个贾府,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别人多多少少都尚有一丝顾忌,多少带着一点奴性。但晴雯没有,因为在贾宝玉的宠溺下,她从来都觉得自己是属于怡红院大观园贾府的,这就是她的家,只有在家里才会这样肆意妄为,无所顾忌。

    这种想法当然过于天真乃至可怕,因为此时的晴雯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不过是个买回来的奴才而已。身为下贱却心比天高,在等级森严的封建宅院,最后的结局自然就是命比纸薄。

    晴雯真的是一个没有奴性,敢作敢当什么都不怕的丫鬟吗?只怕未必。其实在红楼梦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描写里,我们仍能察觉到晴雯对于被赶出怡红院赶出贾府的那发出心底的害怕,并产生过激反应。

    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在撕扇子那一节,贾宝玉赌气说要回太太打发走人,晴雯便哭到“我一头碰死也不出这门儿”,这可是厉害的晴雯第一次哭;在撵走坠儿那一段,晴雯被坠儿妈抓住直呼宝玉名字的把柄,晴雯急红了脸说“我叫了他的名字了,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说我撒野,也撵了我去。”真是怕什么说什么;晴雯生病时,老嬷嬷出于好心说道“生病吃药吃不好,还是出去为是”,晴雯一边咳嗽一边忍不住叫骂出来,就算只是生病暂时离开怡红院,她就是无法接受,一点儿也听不得。

    在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嬷嬷和小丫头的时候,晴雯念叨叨最具杀伤力的无非是“撵走”或是“打发了出去”,这也许是勇晴雯潜意识里最害怕恐惧的事,所以她才会拿出来对付和自己一样的奴才。

    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四、晴雯和贾宝玉

    往往怕什么它就来什么,抄捡大观园时,在受到大主子王夫人不分青红皂白不留一丝情面的打击和唾弃后,晴雯最终被赶出大观园,这朵娇养的鲜花离开了怡红院这座温室,以最快的速度迅速枯萎,失去鲜活的生命,凋落枝头。

    平素的为人,竟然没有人去悼念,只有贾宝玉带着无限的愧疚与思念写下一首《芙蓉女儿诔》,如果袭人因为和宝玉有肌肤之亲,而后天天管束苦口婆心唠叨不休,已由朱砂痣沦为蚊子血,那么早夭的与贾宝玉还是清清白白的晴雯,绝对是这多情痴公子心里一道永远的白月光。

    晴雯是活得最任性最本真最自我的一个奴才,但她的心里很阳光吗?

    贾宝玉与林妹妹有一段最经典的人生初见,贾宝玉道:这个妹妹曾我见过的。其实抛开那些什么前世今生木石前盟,很唯物的讲,宝黛初见那会,晴雯也已经陪在了贾宝玉身边了,和林妹妹长的那么像的小晴雯一日三餐天天陪伴,贾宝玉再说这句话,细想想是不是有俏晴雯先入为主的因素呢?

    花间豆蔻,青葱岁月,那些小儿女情意相与共处,亲呢狎亵,可最后结局还是:红销账里公子情深,黄土垄中女儿命薄,一切情意洒向西风,只留公子诉凭冷月,泣涕彷徨,呜呼哀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