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英烈:陈桂珍烈士


      在皖西大别山麓潜山县后冲乡,人们永远怀念着一位新四军的母亲陈桂珍烈士。

  她,虽然没有留下丰碑铭文,却给后人留下了高尚无私的革命精神。

  陈桂珍,一九三年七月出生于潜山县后冲堡大庙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童年时代,她亲眼看到地主恶霸残酷地压迫穷苦人。清贫的家世,苦难的童年,造就着她正直、脱颖,而又倔强刚烈的性格。她渴望有朝一日,天下穷苦人民能翻身解放。

  一九四年,是大别山抗日战场艰苦的年代,日寇勾结国民党“桂顽”(指国民党广西部队)清剿皖西抗日游击根据地,企图扑灭革命的火种。一九四一年春,新四军第四支队挺进团驻桐城、舒城、潜山一带,巩固游击根据地,扩大武装力量,建立地方党组织,与敌人展开反“清剿”斗争。

  陈桂珍家座落在后冲堡纸皮冲王大包山岭上,它背面毗邻桐城,扼守四方,地形十分有利,成为新四军进退的交通要道。开始,每当新四军路过陈桂珍家门口时,她总是要让干部、战士进来歇一下脚,端上茶水热情招待,真是 “客至如归”。游击队的同志们也把陈桂珍当做自己的亲人,常在她家吃住,还经常给她讲述革命斗争的故事。这样,陈桂珍逐渐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更加自觉地积极配合游击队开展反“清剿”斗争,收养伤病员,为游击队传递情报、信件,收藏军械。

  一九四二年五月,国民党四十八军(桂顽)对我皖西游击队进行全面围剿,到处封锁关卡,放火烧山,清查户口,移民并居,企图扼杀我新四军。地下党组织受到破坏,游击队被迫转移,不能及时转移的游击队伤病员,一律留在当地,一面养伤,一面协助群众开展地下对敌斗争。陈桂珍毅然负起收养新四军伤病员的光荣任务。

  五月,桐西游击大队在潜山后冲西岭关与桐城县伪自卫队展开阻击战,我十二名游击队员在战斗中负伤,爬到离战场较近的农民叶华国家,当时顽匪已追到附近人家挨户搜查。陈桂珍得知后,立即赶到叶华国家,深夜将伤员转移到自己家。为了避免露目标,她把丈夫的衣服换给伤员们穿。

  陈桂珍精心地为伤员包扎、换药、调养,照料得无微不至。

  没有药,她一边到山里采草药,一边叫丈夫华心芳到舒城县城买药,每天往返一百六十里路。后来部队转移了,伤员们与游击队失去了联系,物品、粮食都供应不上,陈桂珍家庭又十分困难,于是,她和丈夫商量,把家里的一条牛卖掉,给伤员们买用品、药品和粮食。春夏间闹粮荒时,伤员们觉得陈桂珍的负担太重,都不愿多吃。陈桂珍猜中了伤员们的心思,对伤员们说:“我们再苦,也要把你们调养好。”伤员们感动地说:“陈妈妈待我们比待自己的亲人还要好。”

  陈桂珍笑了“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嘛1”

  冬天到了,陈桂珍同丈夫将家里后排三间瓦屋全部腾出来给伤员住,家中的棉絮被都拿给伤员们盖,自己一家却挤在一间破屋里互相用身体取暖。

  新四军撤离时,有五十多条枪支来不及转移,送到陈桂珍家收藏,陈桂珍毅然接下这一光荣任务。她知道,枪可是新四军的命根子,一定要收藏好,决不能暴露目标。她将枪支藏在灶门口红芋窖内,上面用木板盖住。她觉得还不稳妥,又把家里的破棉絮一起搬来铺在上面,让自己的一个痴呆女儿睡在上面,故意弄得很脏。这一着很奏效,第二天一清早,国民党自卫队冲到陈桂珍家,翻箱倒柜,都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安全保住了枪支。

  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陈桂珍支援革命、保护游击队、协助游击队开展对敌斗争意志更加坚决。

  一九四三年春,舒潜工委所属的一支游击队又打回后冲一带,经常住在陈桂珍家,还带来一些伤病员。陈柱珍担心暴露,就同丈夫在屋后西边半里路的偏僻的山排边,挖了一个大地窖。白天,游击队员住在陈珍家里,自己和孩子轮换站岗放哨;晚上,游击队员们到地窖里住。官庄乡中心党支部书记张奇和地下交通员叶松林以及一些伤病员都在地窖里住过很长时间。陈桂珍每天将饭菜烧好送去,数年如一日,为游击队和伤员们操劳着。没有粮食,就向邻居、邻村的人借,家里养的家禽家畜几乎全部杀给新四军伤员们吃了。

  一九四四年二月,女游击队员孙建中生重病,无人照料,陈桂珍把她接到家里养病。一天,后冲堡伪保长带着一伙人来到陈珍家清查户口,发现孙建中,追问:“她是什么人?

  陈挂珍镇定地回答:“娘家的侄媳妇,你们莫管闲事!”伪保长讨个没趣,悖而去。

  一九四五年冬,国民党四十八军(即桂顽分别向潜山、岳西、桐城、舒城等县进行第三次大“清剿”,并组织清乡队放火烧山,封锁交通要道,办五户连座,清查户口,企图全部消灭我桐西游击大队。在一次战斗中,我游击队伤亡较大,有五个伤员转移到陈桂珍家。陈桂珍眼看着斗争形势恶化,担心伤病员住在一起容易被敌人发觉,于是就和丈夫一起到离家三里多路的西边偏僻的山沟里挖了一个洞,外面搭上草棚,堆上柴禾做掩护,将伤员们转移到洞里。夜间,丈夫华心芳在外面山头放哨望风,监视敌情。一日三餐,陈挂珍总是烧好饭菜和茶水,爬山越岭送到山洞里,然后又把伤员们衣服带回来洗好。游击队员杨桂昌伤势严重,在她家养伤三年,伤势恶化时,陈桂珍到处寻草药、觅单方给杨桂昌擦血抹,洗伤口,包扎,叫自己的孩子为他接屎接尿,终于使他恢复了健康。几年间,陈桂珍就是这样象母亲一样地照顾着新四军游击队的伤病员,她用自己的心血为抗日战争的胜利立下了功劳。

  一九四六年五月,桐西工委武装一并整编到皖西游击支队,解放军进驻大别山。陈桂珍象过去一样,继续护理我军伤病员。有些伤员痊愈归队后写信给她夫妇俩说“你们俩待我们比亲生的父母还要好。”简短几句话,道出了解放军战士对陈桂珍家的一片感激之情。

  陈桂珍长期收养伤病员,接待新四军、解放军的事终于被敌人发觉了。那是一九四七年十月,我解放军在舒城与敌作战,有一解放军连长受伤,带着四名战士转移到潜山县后冲乡,当时又由后冲堡农会主席涂必德将伤员送到陈桂珍家。翌年五月,涂必德被国民党抓去,经不住严刑拷打,供出了陈桂珍长期收养伤病员的事。五月十五日,黄柏大永乡还乡队队长余学武领着国民党军队一个连的兵力进山“清共”。天刚拂晓,陈桂珍听到枪声,知道情况不好,急忙叫丈夫背着伤员,带着几名解放军战士迅速转移到西边的山洞里。自己将解放军来不及转移的行李与石头捆起来,扔到屋后的水井里。刚收拾停当,还乡队象饿狗扑食样地闯进陈桂珍家,到处搜查,在柴草堆里翻出一个破机枪筒子。余学武指着陈桂珍骂道:“你窝藏共匪。今天,你要把人立即交出来!”陈桂珍面对群敌,毫无惧色地说:“什么是匪?杀人、抓人、放火的是匪,这些事尽是你们干的,你们才是匪呢我看到的共产党游击队、解放军才不干这种事呢!”国民党匪军的一个排长狂叫着:“不交出共匪,就把你吊起来”陈桂珍斩钉截铁地说:“你吊、你打都可以,人是早已转移走了。搞死我也是没有人交出来,看你们怎么办!”

  国民党匪军把陈桂珍捆起来,吊到大树上,扁担、枪托雨点般地向她身上猛击,陈桂珍昏过去了。这群家伙还不甘心,又把她连拖带打,一直拖到三里路外一棵大树上又吊起来,整整吊了一天,幸亏后来过路的人把她放下。陈桂珍咬着牙,忍着剧疼,拖着遍体鳞伤的身子,连走带爬地回到家里。家中已被抄劫一空,她想起山洞里的解放军战士,没顾上喝一口水,歇口气,也没顾上收拾屋子,就忍着伤痛,把扔进水井里的行李和粮食捞起来,又设法弄来粮食烧饭给解放军吃。

  从这以后,陈桂珍因受严重拷打,一病不起,长期吐血,屙血不止,于一九四九年三月十二日与世长辞了。

  陈桂珍在那艰苦的岁月,不惜一切代价,冒着生命危险,秘密收养我游击队伤病员和解放军战士,为开辟大别山游击根据地,保卫革命斗争成果,做出了重大贡献。解放后,县人民政府授予陈桂珍烈士“新四军的母亲”的光荣称号陈桂珍烈士平凡而光辉的事迹永垂青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