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和秦桧。


他们竟然是亲戚……


若然为古今奸臣排序,秦桧肯定榜上有名。

但同样不能否认的是,南宋皇帝视其为肱骨,高宗曾称赞他道:“桧,国之司命。”

诡异的是,掌握国家命运之人,到底如何回归朝堂,竟然是一个谜团。

公元1127年,金兵攻陷汴京,俘虏徽、钦二帝,金太宗下诏贬二人为庶民,众大臣“皆失色不敢答”,监察御史马伸出言反对,回应者寥寥,唯有秦桧“尽死以辨”,“特忠于主”。

建炎四年,即公元1129年,秦桧与妻子王氏,静悄悄地投奔涟水军之营寨,继而乘船泛海归宋。

归来不久,他即受到高宗召见,第一次见面,秦桧便提出“南北分治”的主张,他向皇帝灌输的理念是:“如欲天下无事,须是南自南,北自北。”

区区两年光景,秦桧的变化竟是如此之大。

凡事都有循序渐进的过程,人不可能一下子变坏。最初的秦桧,生活相对潦倒,他早年在私塾教书,有个很质朴的理想:若得水田三百亩,这番不做猢狲王。

作了大宋之臣,生活变好,秦桧也有了满腔忠义。

之后再次经历世事沧桑,看罢腥风血雨,他终于“成熟”起来,秦桧害怕金朝的屠刀与铁骑,心甘情愿辅佐新的主子。

“力主议和”成为秦桧唯一的政治主张,哪怕在弥留之际,他在给高宗皇帝的《遗表》中,言之凿凿地写道:“益坚邻国之欢盟,深思社稷之大计,谨国是之摇动,杜邪党之窥觎。”



众所周知,宋朝的知识分子待遇颇高。

大宋立国之初,赵匡胤曾在太庙立下誓约,其言曰:“誓不诛大臣、言官,违者不祥。”在宋朝时当公务员,没有政审的环节,秦桧从敌国归来,甚至也无需检视。

初次上奏之后,皇帝便安排他为礼部尚书。

但部分朝臣保持清醒,听罢秦桧的奏章,他们忽而醒悟,原来他回来,就是为了劝说皇帝投降。

因为史料记载较少,且常有矛盾之语,八百年以来,对于秦桧归宋的原因,一直是众说纷纭,未有定论。

他是奸臣确认无疑,是否是一名奸细,的确有待商榷。

南宋丞相朱胜非,曾作《秀水闲居录》,在此书中,言及秦桧归宋,他有如下记载:“虏骑渡江,与(秦桧)俱来,回至楚州,遣舟送归。桧,王仲山婿也。仲山别业在济南府,为取数千缗,赆其行。”

这句话的意思,金兵与秦桧共同渡江,回至楚州,把他送到船上,后辗转到济南,又从济南王仲山处,讨要了千缗之钱,顺顺当当地回归朝廷。

需要指出的是,朱胜非的记录,同时也是指认秦桧为奸细的最早出处。

这当然是朱胜非的一家之言,对与错,且由别人争论。

这句话中,其实包含几个重要线索,能引出另一位重磅人物。



不妨从朱胜非的记载中,提炼出如下几个关键词:“王仲山婿”、“仲山”和“济南府”。

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一位奇女子。巧合的是,该女子诞生于北宋齐州章丘——差不多就是“济南府”;她的母亲恰好姓王。

后世词论家沈去矜,将这个女子、南唐李后主,以及前朝的李白,并称作“词家三李”。

不错,此女子就是女中词人李清照。

明  文征明  蕉荫仕女图册局部

按朱胜非记录,她的一生与大奸臣秦桧,似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李清照的父亲叫李格非,他的妻子就是姓王,但据《宋史》和《王太师珪神道碑》记录,妻子却是不同的王姓之人。

《神道碑》中收录了碑主王珪的子嗣,其中有明文记载,“女,长适郓州教授李格非,早卒。”

而《宋史·李格非传》却如此写道:“妻王氏,拱辰孙女,亦善文。”

李格非的两个“岳父”,是同一时代的人物,王拱辰仅比王珪年长六岁。

这就给史学家出了一道大难题,他们苦心孤诣,只为给李格非,寻找到真正的太太。

《宋史》成书于李格非死后二百余年,且不是出自一人之手,检校难周,自然漏洞百出,《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价其书曰:“大旨以表彰道学为宗旨,馀事不甚措意,故舛谬不能殚数。”

而《神道碑》的记载,也不是毫无差池,王珪名字中,虽然“王”字更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女婿就非得是李格非。

真相,也仅有一个,李格非的夫人肯定姓王。

若是让他自己选择,李格非定会如徐锦江般,将右手作握持状,贪婪地说道:“两个怎么够,我全都要!”

说来可笑,这其实也是如今学者一致认同的观点,王拱辰以及王珪的后代,分别是李格非的两任太太。

现在的问题是,究竟哪一任王夫人,才是李清照的生母。



李清照是冠绝古今的伟大词人,她至少要比两个外祖父著名一百倍不止;但史书上关于她的记载,比之于两位祖父,竟然简略了百倍有余。

王拱辰是三朝老臣,以反对范仲淹的新政而著称,不论政见如何,他毕竟是耿耿之臣。

王珪同样身居高位,却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每次上殿进呈,他先说:“取圣旨”;皇帝发表意见,其又云:“领圣旨”;同时对谕禀事者道:“已得圣旨。” 王珪因此被同僚戏称作“三旨宰相”。

与他们相比,现存研究李清照生年的资料少得可怜。其实,也仅有一篇《金石录后序》。而这篇文章的作者,还是李清照本人。

既然王氏的资料相对完善,推算出李清照的年龄,便能反推出她的母亲究竟是谁。

在《金石录后序》中,李清照用了如下字眼,自述其平生:“余自少陆机作赋之二年,至过蘧瑗知非之两岁,三十四年之间,忧患得失,何其多矣。”

《晋书》中有“陆机二十作赋”之语,李清照所谓“少陆机二年”,即是指代十八岁。

蘧瑗是春秋时卫国大夫,《淮南子》收录了他的名言:“吾行年五十而知前四十九年之非。”从此之后,五十岁又被称作“知非之年”。同理,“过知非之两岁”,即五十二岁。

李清照自述的大体意思是,至丈夫赵明诚去世,李清照与他携手走过三十四载,这一年,李清照已然是五十二岁的老妇人,回首昔日幸福的场景,刚出嫁的时候,她大约一十八岁。

五十二岁减去三十四岁,恰好是十八岁。所以“少陆机作赋之二年”、“过知非之两岁”的推理都对。

至于《金石录后序》末尾署名的日期,后世的各类文集,分别有不同的记录。大概集中于绍兴二年、四年和五年,三个年份。

绍兴二年,即公元1132年。一句话总结,在公元1132至1135年之间,李清照的年龄是52岁。

根据这组数字关系,很容易便能推测出,李清照的生辰在1081到1084年之间。

《神道碑》是为了纪念王珪之去世,其中明确记载,“元丰八年(1085年)四月,丞相王公珪感疾……五月己酉薨于位……”。

若以此计算,石碑成文之日,李清照已然出生,或在襁褓之间,或是嬉戏的顽童。

而石碑中还有,关于王珪长女“早卒”的记录,这也言明了李清照生母,确是王珪之女无疑。



据前文所言,朱胜非说过:“桧,王仲山婿也。”

王珪——即李清照的外祖父,育有五个儿子,王仲山便是其中之一。

秦桧是王仲山的女婿,而李清照管王仲山叫舅舅。以此论之,李清照的表妹夫,即是权倾一时的奸相秦桧。

王家的后代女子,都是有性格有脾气之人,丈夫与妻子之间,竟能形成鲜明的对比。

赵明诚脾气软弱,金人还没兵临城下,早已“缒城宵遁矣”,他甚至不如当初的秦桧热血。

李清照之决绝,历史上早有公论,“生当作人杰”之诗句,实在不像女子的手笔。因为大宋的男子过于软弱,她不止一次作诗讽刺。所谓“南来尚怯吴江冷,北狩应悲易水寒”,区区一句诗,把南北两宋的君王,都给骂了。

李清照性格如此,她的表妹也不是省油的灯。

秦桧之妻王氏,简直就是出名的悍妇。在外交政策上,秦桧是个脓包,回到家时,他更加窝囊。王氏没有生育能力,便把兄弟庶子过继给秦家,秦桧权倾天下,却不敢将与小妾所生骨肉,带回家中养育。

李清照与王氏性格近似,这也在无形中,为这对表姐妹之间的亲属关系,提供另一条不成文的佐证。

王家女子的强硬,培养出极具性格的女词人;女婿“妻管严”的属性,不经意间把大宋之外交,带入了万丈深渊。

初始条件的微弱变化,竟能改变文化和历史的进程,性格化成的这只小蝴蝶,扑棱扑棱扇动翅膀,当真具有无穷尽的能量。

参考资料:1,王曾瑜:《李清照生母及其与秦桧的亲戚关系考》2,邓新跃:《李清照与秦桧亲戚关系考》3,何忠礼 何兆泉:《关于秦桧归宋问题的再讨论》4,张淑乐:《李格非研究》

作者:老谈

本文为菊斋原创文章。公号转载请联系我们开白授权。


世间 · 好物


看看


菊斋 |  文人  | 美学

努力写好看的艺文史

欢迎个人转发、扩散。

投稿请在后台键入“投稿”

商务合作请请在后台键入“合作”

公号转载请在后台键入“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