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爽秋色中的一抹“真实焦虑”


新上幼儿园的小女孩回头向家长招手微笑

一位年轻妈妈眼中——幼孩第一次走向幼儿园的背影

“没有哭,很开心,很棒。”“昨天是懵的,今天虽有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第一步,加油!”91日,微信朋友圈晒出幼儿第一次上幼儿园的萌照,这是两则发表者的记录。前面应该是位外婆,后面是位年轻的妈妈。

“有个小朋友想妈妈了,就哭了。我还安慰了那个小朋友。”这是前面那个“很棒”的小朋友向外婆报的喜:意思是,我很坚强,但班上有小朋友哭了。和着那一位“虽有不情愿”的小朋友,这里透露出秋天里的一丝别样的气息:新上幼儿园的小朋友,在他们的家里,在他们的幼儿园,粥漫着一股“分离焦虑”。

焦虑,一种极其不良的糟糕心情。如果把它视为一种情绪病毒,在一个国家或者社会,它的感染人群,远远超过了新冠病毒。且不说一人染新冠,全家都恐惧。生存焦虑、晋升焦虑、考试焦虑、择校焦虑、升学焦虑、就业焦虑、婚恋焦虑、发财焦虑,可谓焦虑遍野,无处不及。最近听说一焦虑新贵——颜值焦虑。而颜值焦虑的感染人群,竟然已经漫延到了十几岁的青少年。

最近,国家正在开展一场对游戏、娱乐、文化、教育等领域污染的重拳治理,上述所有的焦虑背后,几乎都有同一个东家,那就是制造焦虑。为什么要制造焦虑,因为每一种焦虑背后,都是一个个黄金滚滚的市场。不久前全民热议的“内卷”话题,其实就是社会性焦虑的附产品。没有焦虑,就没有内卷。

我发现,所有的焦虑中,唯一低龄儿童的分离焦虑,才是当今社会中的一种真实焦虑。因为儿童是这个物种中最干净、最纯洁、最天真的一群人。他们处于无忧无虑、无所忌畏的季节。他们想妈妈、依恋家,他们哭闹,不是由第三方的能工巧匠们“打造”出来的。

几年前大体可以由学生和家长搞定的高考报志愿,现在已经成为几千过万元一棕的咨询服务生意;“做不了学霸,做校花,整容要趁早”“高考结束,私信我,给大学同学来个一见钟情的感觉吧”的医美广告,立竿见影的就是颜值焦虑,接踵而来的是令商家眉开眼笑的美容市场。

不禁有一丝庆幸,分离焦虑,估计也是唯一没有被开发成“钱景”市场的焦虑。(尚不知所谓“零岁方案”里有木有?)

其实,分离焦虑也有“开发”价值。长江日报近日报道,硚口区一幼儿园园长告诫家长:要理解孩子焦虑背后的情绪,倾听孩子的心声,不要一味训斥哭闹的孩子;要有一个孩子可以接受的分离仪式,如分离语言、肢体动作,告知孩子上幼儿园是怎么回事,与家和妈妈的关系;要培植新的依恋关系,多说幼儿园的优点和好处,不要轻易传递负面信号。同时,有些家长妈妈自己要克服本身的分离焦虑,防止分离焦虑对孩子的反作用力。

孩童一个人走进幼儿园的背影,或回头向家长招手微笑,微信上多有成功走出家庭第一步的“立此存照”。虽然这只是无数刚入园孩子令人开心的一面,而所有家长都不愿将哭闹孩子公之于众,这正是对“制造焦虑”的一种不自觉的抑制。但愿这一分离焦虑不被放大,不被宣染,不被不良商家染指,由家长和幼儿园自己掌握解决分离焦虑的主动权。

任何开始,皆为序章。即使无法完全克服分离焦虑,我们也用不着焦虑。

(萌宝照片经相关微信朋友允许刊用,在此致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