阖家共婵娟——献给月光下的陌生三人


与昨天的此时风急雨骤不一样,今晚的夜空月明星稀,楚天清秋,金风送爽。虽然已经八点多,这个宁静的小公园,环形道上仍有三三两两的人,约定成俗,按逆时针方向,悠闲地散着步,每个人身上都披着一层隐隐的清辉。不用说,小群结伴的,多数是家人同行。

中秋的江城,这是小长假的第一个夜晚。

我像往常一样,仍然以快速步伐超越前面的一个个行人。拐过公园的西北角,当向南行进时,银盘一样的圆月又一次出现在我的左前方。这一段路,行道树都长得格外高朗,在行人视线内,此时的月亮刚好还在树冠之下,散步的人们不用刻意举头,就能看见明月。

已经走过这一最佳观月路段的我,突然折返回,在这一段再走一遍,不是因为月亮,而是停在路边隐隐约约的一个人和另外两个人。

两棵树相距五六米,相间的草地上,朝着月亮的方向,一穿着浅色衣裙的女孩,大约四五岁,迎着月光,双手成抱状,高高举起。在孩子的后边,身着白色上衣的女子成半跪式,用手机镜头寻找着女孩拥抱月亮的最佳角度。在白衣女士后方几步远的地方,一站得很直,穿着T恤上装的高个男子也举起手机,正在将眼前的大人和小孩收入镜头之中。当然,同框的还有这静谧美丽的湖光夜色,更有那远方的月亮。

我装着路过的样子,尽量掩饰自己专程折返回来的“窥视”,举着打开镜头的手机,想让他们三人与今晚的月亮同框。我迅速拍了两张,昏花的眼睛一扫,发现隔得太远,镜头里人影很糊。等我想再拍时,三人赏月的完美造型已经变了。惟有离我最近的男子还直立在原地。

其实,正是他,最先吸引了我快步行走时的余光,让我折返过来。他,只有一条右腿,左腿大腿处往下一片空荡,左边是一根拐杖撑在他左膀的腋下,让夜色中的身影仍然显得挺拔。我怀着不忍的心情,猜想着这一令人心痛的背后的故事,这时,前面的女子和小孩已经围拢到站立男子的身傍。虽然我看不到他们的正面,但已经感觉到了三个人的温馨与幸福。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是我今夜散步选定的伴奏曲。面对此情此景,恕我对东坡先生失敬,将最后一个金句换了两个字,发自内心地送给这月光下的陌生三人:——阖家共婵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