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国”,才有“家” - 3U文域

有“国”,才有“家”


8月8日,东京奥运会顺利闭幕,中国代表团的体育健儿在赛场上奋力拼搏,屡创佳绩,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每当五星红旗在赛场上冉冉升起,观众心中都会心潮澎湃,发自内心地为祖国感到自豪。诗人艾青曾写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孟子·离娄上》云:“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这说明古人很早就意识到“家”与“国”的联系。中国书法艺术(楷书)8克金币背面图案中最醒目的元素便是一个“家”字,此字出自唐代书法大家柳公权《神策军碑》中的“我国家诞受天命……”。

图片

《神策军碑》因何而立? #

《神策军碑》,全称为《皇帝巡幸左神策军纪圣德碑》,立于会昌三年(843年)。顾名思义,可知这是为了纪念皇帝检阅军队而立的纪事碑、颂德碑。碑文记载:“粤以明年正月,享之玄元,谒清庙,爰申报本之义,遂有事于圆丘。”这是说,会昌元年(841年)正月,唐武宗因祭祀上天,拜谒宗庙而在圜丘行祭祀典礼。巡幸左神策军就发生于此过程中。事后,仇士良请求建立颂圣德碑,武宗应允,命翰林学士崔铉撰文、正议大夫柳公权书丹、集贤直院官徐方平篆额,于是便有了《神策军碑》。

当时左神策军的负责人是对唐武宗有拥立之功的宦官仇士良。仇士良其人,擅权干政,把持禁军军权,掌控皇帝的废立生杀。唐武宗之兄唐文宗就曾因为谋划铲除宦官的“甘露之变”失败而被软禁。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唐武宗不得不“内实嫌之,阳示尊宠”。但唐武宗任命李德裕为宰相,实际上也分去了仇士良的一部分权力。所以,两方都要向对方示好,以示“君臣和谐”,试图掩盖暗潮涌动的矛盾。

次年,时局剧变。仇士良听说宰相李德裕要在大赦诏书中提到削减禁军的衣食,便试图鼓动禁军哗变,以挤走李德裕。唐武宗得知此事大怒,斥责仇士良和神策军将领。士兵不敢造次,仇士良随即失势,致仕后于会昌四年(844年)死去。这些史实,是《神策军碑》未能告诉我们的。

#  神策军是一支怎样的部队? #

神策军最初是由唐代名将哥舒翰为防御吐蕃而设置的一支戍边部队,成立于天宝十三年(754年)。安史之乱爆发后,神策军赶赴中原平叛。乾元二年(759年),神策军退驻陕州,观军容使宦官鱼朝恩在神策军节度使先后被调离后掌控了神策军。广德元年(763年),吐蕃攻入长安,禁军溃败,唐代宗逃往陕州,鱼朝恩率神策军迎驾。唐军收复长安后,神策军成为禁军。唐德宗贞元二年(786年),神策军分为左右神策军,分屯于京畿之地及关中要塞,其最高统帅为左右护军中尉。神策军成立后,吸收了京畿、关内及藩镇的部队,进行大规模扩编活动,在唐穆宗时达到全盛,总兵力达十八万人。唐王朝扩增禁军兵力,反映出朝廷中央与地方割据之间日益对立的事实。

神策军既是京师卫戍部队,又是中央直属的野战部队,早期在中央平叛及与吐蕃的战争中屡立战功。唐王朝能在安史之乱后还能延续一百多年,有赖于这支军队的强大武力。《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云:“左右神策军,天子护军也,每年有十万军。自古君王,频有臣叛之难,唯置此军以来,无人敢夺国宝。”

但是,在唐穆宗以后,因中央过于倚重神策军,给予其许多特权,导致神策军逐渐腐化。唐僖宗时黄巢起义,神策军腐化已久,不堪一战。黄巢覆灭后,唐王朝名存实亡,中央已无法号令地方。唐昭宗景福二年(893年),凤翔节度使李茂贞举兵攻打长安,神策军奉命出击,再遭大败,直至唐昭宗斩了神策军的统帅,李茂贞才作罢。天复元年(901年),唐昭宗被宦官幽禁,宦官投靠李茂贞,宣武节度使朱全忠(即后梁开国皇帝朱温)奉命勤王,于天复三年(903年)击败李茂贞,谁知这是引狼入室,朱全忠(即后梁开国皇帝朱温)击败李茂贞后,又挟持唐昭宗,杀宦官数百,并将神策军废除——这支存在了149年的部队,就此解散。唐王朝也在907年灭亡。

#  《神策军碑》拓本的“归家之路” #

《神策军碑》是唐代楷书大家柳公权的代表作。书法界常将柳公权与颜真卿相提并论,称二人书体为“颜筋柳骨”。所谓“柳骨”,是指柳体骨力遒劲的特点。《神策军碑》为柳体成熟之作,有别于中唐肥腴之书风,用笔骨力深注,结体严谨,瘦硬通神,为历代书法家所重视。

图片

《神策军碑》拓本局部

遗憾的是,《神策军碑》石碑本体早已被毁,只有国家图书馆保存了一份宋拓孤本。这件拓本也是来之不易。据专家考证,它可能是赵明诚、李清照夫妇的旧藏。但拓本上留下的印记表明南宋权臣贾似道是有记录以来收藏该拓本的第一人。贾氏家产后被查抄入官,拓本被南宋皇室收藏。此后,它又经历元、明两朝,于明朝末年再度流入民间收藏家手中。民国时,拓本被藏书家陈清华收藏。1949年,陈清华携部分藏品定居香港,其中就包括《神策军碑》宋拓本。此后,陈清华因经济窘迫,打算出售所藏古籍。周恩来总理得知此事,亲自关怀,有关部门斥资回购,终于使包括《神策军碑》在内的大批珍贵善本入藏国家图书馆,成为国家珍藏的国宝。

《神策军碑》拓本坎坷流传数百年,最终被国家图书馆珍藏的历史,说明了一个道理:有国才有“家”。唯有国强,才能护家。

文 | 东硕,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参考资料:《中国历代军事制度》《中国军事通史》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