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走”——我的家和我的祖国


度量社会的变迁与进步,一代人也许太短,三代人呢?

上世纪50年代初,16岁的父亲早已没有父母,一个姐姐给人当了童养媳,一个哥哥参了军,他孤身一人在外放牛、漂泊。村里土改,好心的长者帮他守着土改分得的一两件家产,把他找回来,参加互助组劳动。堂哥托人送他去学手艺理发。..热心的长辈,帮他撮合因为没了父母可能告吹的娃娃亲,借房子给他办婚事。后来才有了我们一群孩子。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高中毕业回乡的我,当上了当时农村青年普遍心仪的民办老师,得益于当时大队干部的错爱,在众多通过应征的合格青年中,送我参了军。我从此走出乡村,在部队入党、提干、成家。13年后,脱下军装,转业进城工作,成长为一名基层公务员。在军队和地方,分别修完中专、大专和本科学业,弥补了当年与高考擦肩而过的遗憾。

 新世纪的2003年,在武汉重点初中读书的儿子,在学校校长的关心下,经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去发达国家名校奖学金留学的机会,15岁即走出国门,学会独立生活。在国外读完高中和大学,然后就业、成家和置业。

健在的父亲说,当年能把你们几个养大成家,没想到;你们都大小有出息,并能在城里生活,没想到;他作为一个农民,眼下也能领到一定的养老金和补贴,也没想到。

过上远超出父辈退休生活的我想说,30多年前,自己的孩子能够出国留学,没想到;20多年前,家里拥有两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没想到;10多年前,我和孩子分别能用上私家车,也没想到。

身在海外的儿子此刻怎么想,我不知道。只记得他当年出国,充满着他对发达国家教育的向往,和全家人对富裕时尚生活的羡慕和追求。

十多年过去了,我国经济实力跃居全球第二。国内大学也吸引了许多外国留学生。他出生的城市建成了四环、地铁和享誉中外的绿道。我国的共享单车走进了他所在的国家。国内的现代金融把他所在的城市甩在后面。我们早用上了数字电视,他那儿才开始更新换代。他们在国外大都要找知名跨国公司工作,我告诉他,世界企业500强,我们生活的城市已经有266家入驻。即将到来的十月,武汉将举办有史以来规模最的体育盛会——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今年进入梅雨季节的时候,许多地方暴雨成灾,儿子打来电话,关切我们楼下今年渍水情况怎样。我告诉他,我们这儿已经建成了海绵城市,遇大雨即看海,已经成为了过去。

在相同的年龄段,第一代人在漂泊中走回家乡;第二代人从农村走进城市;第三代人从武汉走出了国门。七十年,弹指一挥间。这三大步凝聚和浓缩了社会进步和发展的历史。一路走来,荜路蓝缕,披荆斩棘,哪一代人都不能懈怠,都要努力奋斗,才能与祖国同步,共享祖国强盛的荣光。

(本文系国庆70周年征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