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打游戏,300%的快乐 - 3U文域

盲人打游戏,300%的快乐


2017年末,盲人按摩师白马在使用智能手机的读屏功能上网时,「看」到了一款针对盲人的武侠手游。手游方面邀请视觉障碍用户参加内测的信息,免费参加,还报销打车费用。

他下意识觉得这一定是骗人的:盲人怎么可能和明眼人(视障群体对视力正常人群的称呼)一样玩手游呢?要知道,自从高中因为视神经萎缩完全失明后,他几乎丧失了所有的娱乐活动,只能玩一些简单的听力游戏。这种大型的、有剧情、需要策略的网游,对他来说是完全想不到、也摸不到的东西。

但这个消息勾起了他内心的渴望。看不见之后,他熬过了艰难的适应期,习惯在黑暗中生活,然后按部就班地去上盲校、学推拿,毕业后成为了盲人按摩师,每天工作是按摩床、休息还是按摩床,日子狭窄得就像那间封闭的按摩室,完全能毫无波澜地一眼望到头。

他真的太想有和正常人一样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了!

抱着「反正是免费,试试看」的心态,他报名了。过了几天,他收到可以参加的通知,地点就在北京。他向工作的按摩室请了半天假,怀着略微期待的心情去到游戏内测现场。

戴上耳机的一瞬间,他彻底被震撼了。

他没想到原来仅凭声音也能「看」到一个前后左右无死角的世界,兵器打斗的声音、人物交谈的声音、悄悄开门的声音、炉火燃烧的声音......他都能清晰感知到方位,甚至连前进一步和后退一步的感觉都明显不同。

并且,因为看不到画面,他反而能充分发挥想象力,根据角色说话的腔调和背景音效在脑海中描摹人物的样貌、身处的环境,获得了比之前更奇妙的游戏乐趣。

游戏页面截图

之前眼睛好的时候,他和明眼人一样,用三维感官玩游戏,视觉、听觉、触觉,一款好游戏在他眼中是画面精美、声色逼真的。而现在,没了画面,原来用3D立体声效也能塑造出一个同样生动的游戏世界。

内测的是一款剧情类江湖武侠手游,用旁白和人物对话推动情节发展,操作也根据盲人玩家的触屏习惯设计成双击、滑动、长按几种简单的手势。在现场跟着系统提示音进行新手教学后,白马很快就上手了,然后被剧情吸引,一发不可自拔。

内测是20个玩家参与,两个多月后就是公测,参加的玩家更多。因为不知道到时候可能会来什么样的高手,白马参加内测回去后一有空就上线练习游戏技巧,反复在脑子里记路线、地图、装备,有不懂的就去后台问客服,还拉上了身边的伙伴们一起玩,大家一起讨论策略。最后在公测现场,白马惊喜地发现,他已经算是游戏里的高手玩家了。

因为是最先上手的一批玩家,再加上玩得勤、脑子活,白马的技术飞速提升,很快成了伙伴们中的「领导」角色,成立了自己的游戏公会。

他擅长排兵布阵,根据每个人的技能给队员们分配角色、任务,制定策略协同作战,大家一起打怪升级、和别的帮派PK。三年间,公会逐渐发展壮大,从最初的三四十人扩张到七八百人,成了发展最早、最厉害的游戏公会之一。

今年29岁的科科是一名盲人程序员,学编程已经有7年时间了,目前在一家专注于为盲人群体提供无障碍产品的互联网公司从事程序开发工作,主要负责的产品是一款盲人「吃鸡」手游。

和明眼人玩的「吃鸡」类似,这款游戏是用立体音效营造战斗场景,玩家可以「看」到前方45度到90度范围的目标,随着目标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声音也会越来越大,玩家可以用简单的手势控制行动,开枪射击、躲避或拾取装备。

「我要自己做游戏」,这是科科自从16岁因为视力矫正手术失败而全盲后,一直就有的念头。

十几年前,国内除了几款简单的听力游戏,和使用电脑读屏功能才能和明眼人一起玩的文字MUD(Multiple User Domain 多用户虚拟空间游戏,文字网游的统称,也是最早的网络游戏,没有画面,全部由文字和符号构成 )游戏之外,没有专门为视障群体研发的游戏。在为明眼人服务的网游发展才刚起步的阶段,没有人会想到,盲人也需要娱乐。

最早的mud文字网游

国外的电子游戏发展进度快一些,已经有了服务视障群体的音频单机游戏,但对国内多数没有条件使用电脑的盲人来说,接触这些游戏的技术门槛无疑是很高的。

科科属于幸运的盲人之一,他从初中开始就能独立使用电脑,实现了上网自由。失明之后,网络几乎成为他「看到」世界的唯一窗口。

在摸索中,他常常去外网搜寻好玩的游戏。他最喜欢的是一款音频赛车游戏,可以多人联机PK,能实时更新名次,一度风靡盲人圈。在盲校的时候,每天课间十分钟,他和同学们都要紧张而刺激的玩上一局。

最开始,他用笨办法,直接在谷歌浏览器搜关键词「listen games」「video games」,后来发现已经有人分享了这些游戏的汉化破解版,还做了专门的网站分享给大家免费下载,让更多的盲人伙伴也能享受到玩游戏的乐趣。

科科加入了他们,成为最早一批将国外盲人游戏引进国内的人群之一。

紧接着,随着国内手游发展的越来越丰富多彩,科科他们也不再满足于只能玩有限的几款单机音频游戏,他们也想和明眼人一样。

科科学编程的想法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萌芽。然而直到现在,仍没有一所院校开设专门接受视障学生的计算机专业,因此,和为数不多的盲人程序员们一样,科科在大学期间一边上推拿课,一边自学编程。

计算机语言对很多视力健全的普通人来说,都是一门晦涩难懂的学问,更遑论盲人,学习工具障碍就是他们要解决的第一个难关。科科还记得自己刚开始学编程时,曾专门去找针对残疾人的学习资料,却发现不但内容滞后,很多知识点也很粗浅,甚至有不少错漏之处。往往买来一本教材,他要边读边校对,问同学、搜网页,自己查缺补漏,走了很多弯路。

后来他直接去买明眼人用的教材,然后用扫描仪转换成盲文。为了节省这样翻译资料的时间,学了一年小有所得后,大二时,科科花了一个月时间自己写了一个盲文转换的小程序安装在电脑上,不仅方便了自己,还造福了周围的同学们,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即使如此,碰到教材中用图片形式展示的表格样式、网页效果图等知识点,转换工具还是束手无措,程序无法直接把图片转换成文字描述。科科只好去一些技术论坛、播客上搜索、提问,连蒙带猜,学懂一个知识点的时间要比正常人多花好几倍的时间。

凭借自学的编程技能,科科大学时就靠接线上编程兼职赚够了自己的生活费,毕业后也选择成为一名盲人程序员,而不是走进按摩室。

但对一名视障者来说,即使技术水平不错,找工作也是非常艰难的。

能否保证上班过程中的人身安全、能否和健全员工协作相处......这些都是招聘残疾人员工时公司最常提出的疑虑。

科科还记得自己经历过最奇怪的一个拒绝理由:在成功通过几轮笔试、面试后,到了办理入职的阶段,公司忽然打电话通知他:考虑到办公场所安装了透明玻璃,担心他可能撞到门上,所以还是决定不录用他了。

实际上,这些都是大众对盲人的刻板印象,失去了视力并不意味着不能出门、什么都做不了。在现在工作的公司里,科科和部门里几位明眼人同事相处得很好,大家有不同的岗位职责,分工明确。策划同事给到设计需求,科科按照文字说明写好程序,涉及到图形、颜色等部分的内容由另外的设计同事负责,大家一起运营着这款盲人「吃鸡」游戏,就和所有普通的项目团队一样,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前进着。

一名盲人程序员在工作

科科也常常会和朋友一起玩自己做的游戏,一边测试bug,一边体验高级玩家的乐趣。作为游戏的开发者,玩自己设计的游戏,仿佛上帝在主宰自己创造的世界,在游戏里所向披靡的快感,谁不喜欢呢?

「唐僧」是一款盲人手游的创始人,也是一名资深的游戏玩家。早在国内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的时候,他就在游戏里接触到很多盲人朋友。本来和大家一样,他以为盲人群体最需要的是物质方面的帮助,深入了解之后,他发现原来对视障群体来说,最迫切的是对精神文化生活的渴求。

就像很多盲人发声时会说的那句话:「看不见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缺陷,只是一个特点而已。」

在很多健全人士的概念里,失明者能够“好好活着”就够了。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满足基本的生存后,他们可以用盲杖、领着导盲犬出门;他们也有和普通人一样追求娱乐、社交、事业的需求;他们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有爱和被爱的欲望。

随着智能手机在国内的进一步全面普及,视障人群也基本上实现了人手一台智能机,且得益于无障碍技术的发展,盲人也可以用读屏功能上网,顺畅地完成所有操作。他们其实可以有很多可能性。

「唐僧」原本就从事产品开发方面的工作,认识到这一点后,他有了专门做一款服务盲人的网络手游的想法,那种和正常人玩的一样,有情节、有角色,能互动、能交友的大型手游。

他说,如果普通人通过游戏能获得的乐趣是100%的话,那盲人获得的乐趣将是300%——他们的娱乐社交活动太少了。

2017年,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专门研发为视障人群服务的互联网产品。白马参与内测的那款游戏,就是他的团队开发的第一款针对盲人玩家的大型武侠江湖手游——听游江湖。

和「唐僧」设想的一样,游戏上线三年后的现在,对众多盲人玩家来说,它不仅仅是一款游戏,更是可以相互聊天、交友的平台。

关于这款游戏,白马有太多感动的回忆。他在带领自己的游戏公会会员打怪升级的时候,为了在帮派战争PK赛中争夺前三名,队员们甚至会牺牲工作时间来配合他;队伍举行线下聚会活动的时候,很多人踊跃报名,愿意坐数小时的火车来参加。

更美好的是,有不少人因为这款游戏结缘,收获了美好的爱情。白马有一个在游戏里认识的好朋友,在新疆,某天忽然说要来北京看他。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在游戏里交了女朋友,也在北京,顺道来看白马。这样奔现成功的情侣,光白马身边的朋友们中就有3对,有一对已经结婚了。

对白马来说,这款游戏带给他的远不止这些。因为公会里众多伙伴们的支持,他在按摩工作之余热心策划公会游戏活动,利用直播平台把大家组织起来,一起聊天、展示才艺,最后转行成为一名全职盲人主播。

白马是东北人,从小性格活泼,爱唠嗑,他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很满意,只是有个小小的遗憾:原本他给自己起的昵称是「白马王子」,伙伴们为了省事一直叫他「白马」,他也就把昵称修改了。现在粉丝越来越多,他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让他们叫我王子,这样我就可以把昵称改成王子了!」

 





撰  文 | 瑞  安编  辑 | 麻  薯设计、排版 | 排  骨

Epoch意为“新时代、新纪元”,也有“历史或生命中的一段时刻”的意思。不论这是最好还是最坏的时代,这都是一个有故事的时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