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那个为了瘦腿「挑断脚筋」的女生,我不是你们所说的「脑残」 - 3U文域

我就是那个为了瘦腿「挑断脚筋」的女生,我不是你们所说的「脑残」


「整容内卷」的话题引起了热议,被「卷」进其中的项目,包括私处切割整形、小腿神经阻断术(切断神经达到瘦腿效果)、为了衬得脸小而「丰耳」等等,一项比一项惊人。

尽管容貌焦虑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词,但当这些整形手术曝光在大众视野中时,还是不免让人惊叹:原来这种焦虑,从来就不单纯指向容貌。这种焦虑,针对的是每一个「自我」的边角和细节。

考拉就做了小腿神经阻断术,术后几个月的今天,效果是「完全没用」。

这本来可能是她需要默默消化的结果,但相关的关键词上了热搜,有人循着关键词搜到她的小红书,搜到她在手术前发的一些信息分享。她也一下子收到许多回复,里面不乏恶意的声音。

她索性又po了一则视频,做了一个术后的反馈,也同时回应了这些声音——

我从青春期就开始胖,168cm的身高,体重是75kg,而且我尤其在意的小腿围有42cm,即使和跟我差不多身高体重的人比起来,我的小腿也粗了不少。

所幸生活的环境还算友善,倒没有因为胖受过什么歧视。反而是亲朋好友,会开一些没有轻重的玩笑,比如「死胖子」一类,他们嘴上也没什么顾忌。我性格算比较豁达开朗的,一般也不会感觉到受伤害,但可能潜意识里,多少还是会对心态有所影响吧?

还会有不少男生和我说,你很好,我很喜欢你,你要是再瘦一点就更好了云云。我真的觉得莫名其妙,你喜欢我,你就来跟我提要求?

大部分时候我可以不在意这样的事情,但是曾经有一个我自己很喜欢的男生也这样和我说,我觉得还蛮伤心的。

而且,即使不计较来自他人的评价,我自己也会有很沮丧的时刻。比如逛街买回来的衣服,回家对着镜子一试,又觉得紧绷、显胖、不好看,那种时候,真的很为自己的身材焦虑。淘宝这几年的大码女装选项倒是越来越多,但说句实话,真的好看的,并不多。

 

当然也减过肥。在减肥路上,我踩过大多数的坑。试过拔罐、节食、运动以后,我发现这些减肥方式都只是短期有效,稍微停下就会反弹,因为我确实是易胖的体质。

关于减肥的道理,我也都知道。比如要吃得健康、坚持运动,比如没有局部减脂。但说实话,长期保持那种吃得很少、疯狂运动的状态,我真的做不到。

我想要用一种高效一点的方式来解决我现在的难处,希望自己能看起来稍微瘦一点、穿衣服更正常一点。就算我身上其他地方胖,夏天至少还是可以露个相对瘦一点的小腿吧?我想要的也就是这样而已。

2019年的时候,我就做过腿部抽脂手术。当时,我也做过一番功课,选中了北京的一家一级医院。某次去北京办事,顺便就把手术给做了。

其实不管是哪次手术,我都没有太多的纠结。关于大家所说的风险问题,我早已在事前的功课过程中了解得非常清楚。但我衡量过,我对这个目的(瘦小腿)的期待大大超过我对相关风险的恐惧,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去做了。

唯一的问题是,那次抽脂手术没有任何效果,我的小腿围度毫无变化。

于是才有了最近的一次。当我在网上看到「小腿神经阻断手术」的相关信息时,几乎当下就做了决定。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在网上搜索到了专门做这个手术的医生、自己查阅了许多资料,评估了一下,相比起风险,我还是更想瘦腿。

于是,今年2月,我做了这个如今被拱上了热搜的手术。

整形项目会有一个客户代表,负责客户和医生之间的种种沟通。在术前,客户代表就跟我说,这个手术效果最好的时候,是在术后3-6个月左右,预期的术后效果,大约在3-5cm。但我以自己的情况来说,手术到现在三个多月,可以说是毫无效果。

正如我在自己发布的视频里所说的,术后第一个月,我感觉小腿确实酸软使不上劲,又因为长假在家待了好久哪儿也没去,所以拆线时显示小腿瘦了1.5cm;第二个月,小腿力量逐渐开始恢复,但神奇的是,我瘦下去的1.5cm小腿围,又长了回来;第三个月,小腿的感觉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小长假在家躺了三天后一量,发现小腿又瘦了1.5cm;小长假结束后,我很开心地去上班了,一天被同事问起,于是又量了一量——发现小腿围再次长回来了。

这时我懂了,两次「瘦了」的结果并不是因为这个手术。正常的运动量大小、水肿程度,可能都会造成那两次的浮动。

我为此特意买了一个量围度的软尺,它是环形的,可以量取每一段的数据,算是比较精确。在家恢复期间,我时不时就会去量一量,每次越量,心态越崩。这场手术耗资三万多,现在我真的很想把这个钱要回来。

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会引起关注,我也因此被许多人在网上cue出来。有人在我的小红书评论区骂我,说我「脑子坏了」,说我「年纪大了坐轮椅」,说我「上厕所都蹲不住」,也有人说我「雌竞」「取悦男性」等等,各种恶意的评论都有。但我其实还好,我觉得很多恶意的评论都没什么逻辑性,也不太影响我的心情。

人和人之间很难互相理解。没有像我这样强烈瘦腿需求的人,可能就是无法理解我愿意为了瘦腿承担的风险。

或是,说我取悦男性的人,可能也并不知道,其实我是个不婚主义者,我已经很多年不谈恋爱了,而且也不觉得自己非常需要男性的青睐或者亲密关系。

只是,社会的主流审美是一个很复杂多元的结果,我们目前的社会审美,很难和男性凝视脱离关系,人身在其中,也很难不受它影响。但我肯定没有刻意要迎合谁的意思。

 

而且很多人想不到的是,即使这台手术在舆论里被各种科普、揭秘、批评,我还是收到了很多咨询性质的私信。

很多女孩在这样的舆论环境里仍然非常坚持要做这台手术。我其实可以理解她们——她们和我一样,都是对于这件事有强烈需求的人。

有一些人,我看到她决心已经非常坚定了,我也很难再去劝退她,我只能告诉她,我是在哪儿做的,希望她能谨慎考虑,也可以避避雷;有一些还在犹豫状态的,我一般就会劝她还是别做了,即使只从结果考虑,这台手术在我身上的效果也并不好,没有必要为此承担这么大风险。

这些女孩里,有很多已经非常苗条、非常符合所谓「主流审美」了,但她们还是会表现出更加强烈和坚定的意愿——大多数,都是需要靠外貌吃饭的主播、网红、演员等等,她们身处在一个对于外貌无限苛求的行业里,这种对于「极致」和「完美」的追求是永无止尽的。

我很难去批判这个行业,乃至于整个社会的审美范式,这是一个过于复杂的结构性问题。我当然也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完全摆脱身材焦虑,但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只希望用一种较为高效的方式来一点点改善自己的体型,从而改善自己的感受。


毕竟,我作为身处于这个社会的普通个体,很难完全去改变什么,或是反抗什么。 接下来,我可能会考虑去打瘦腿针。之前没有选择瘦腿针,是因为它需要经常补,我想要一劳永逸。目前看来,一劳永逸的尝试已经宣告失败,我可能只能选择这种麻烦一些的方式。如果这个尝试也失败,那我可能也就放下执念,真正地接受这个结果了吧。 我仍然是很难通过所谓健康减肥的方式瘦下来的体质,不过最近我开始学跳舞了。之前为了减肥而运动的时候,虽然体型的变化并不大,但是身体状况有变好,脂肪肝也消失了。现在,我想要寻找一些自己更喜欢、更能坚持的方式来保持运动的状态,主要还是为了健康考虑。健康,真的还是最重要的。
馆长的话:
联系考拉,是希望可以从更多元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也希望能真正了解,为什么会想要选择这样的手术?是什么在让人如此焦虑?这比单纯的攻击和谩骂更有意义。
但馆长还是要说,这是一台风险极大的手术。
不建议任何人去做。
正如医学科普类账号@丁香医生 在微博上这样说:

「小腿神经阻断术」没有任何治疗和功能性上的帮助,它唯一的作用只是改善外观。

甚至这种「外观改善」的效果,也可能会消失。

我们的肌肉都有着「用进废退」的原则,小腿部分神经阻断后,其他肌群可能会出现代偿性增生,小腿可能又会变粗了。

比如有的人小腿内侧肌群变瘦小了,但小腿为了支撑身体重量、完成日常功能,外侧肌群变大了。

不可逆的创伤、潜在的致残风险、可能出现的后遗症、难以维持的效果……「小腿神经阻断术」这 7 个字背后,可能是一个人无法逆转的身体和人生。

……

因为别人的定义,牺牲健康换来的「美」,不应该,更不值得。

微博 @丁香医生



作  者 | 麻  薯编  辑 | 麻  薯设计、排版 | 排  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