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守三朝立二帝,这个北宋名臣不简单 - 3U文域

​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守三朝立二帝,这个北宋名臣不简单




    病起恹恹,画堂花谢添憔悴。乱红飘砌。滴尽胭脂泪。惆怅前春,谁向花前醉。愁无际。武陵回睇。人远波空翠。

    ——韩琦【点绛唇·病起恹恹】

    北宋有这么一个人,二十岁就进士及第,考中榜眼。三十岁,一纸谏书,敢把四个宰执拉下马。此后封公拜相,位极人臣。历经三朝,拥立二帝,以一己之力,撑起北宋中期的半边天。

    他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拼才华。宋史说他风骨秀异,苏轼夸他妙龄秀发。据说,西夏派来的刺客见他长得太帅了,愣是下不了手。就连太后见了,也要夸他一表人才。可以说,是公认的美人了。

    他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入川赈灾,救活饥民两百万。抵御西夏,西贼闻风丧胆。他不仅直言敢谏,才干过人,而且胸襟广阔,礼贤下士,宰相肚里能撑船。他和范仲淹、欧阳修等并称四大人杰,是北宋的十大名相之一。

    他,就是北宋贤臣韩琦。

    传  元  钱选  昼锦堂图卷局部

    韩琦不仅政绩辉煌,在天家皇位的传承中,更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作为大宋的统治者,宋仁宗有个心头之痛,就是没有子嗣。皇位没有继承人,对大宋江山的稳定十分不利。大臣们纷纷请求早点确立太子,可是仁宗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后来,韩琦拜相,就催促仁宗册立储君。仁宗便问他,皇后抚养的两个宗室的孩子,哪个更合适。

    换了别人,很有可能为了一己之私,左右皇帝的选择,但是,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韩琦的人品了。对于皇帝抛来的这个问题,韩琦拒绝回答,并且立刻表示,官家私事,不是自己一个做臣子的,可以妄自议论的,要仁宗自己做决定。

    那么,仁宗做了什么决定呢?



    尽室林塘涤暑烦,旷然如不在尘寰。

    谁人敢议清风价,无乐能过百日闲。

    水鸟得鱼长自足,岭云含雨只空还。

    酒阑何物醒魂梦,万柄莲香一枕山。

    ——韩琦【北塘避暑】

    仁宗见韩琦没有出主意,心中十分满意,接着便吐露自己的想法,问他赵宗实怎么样?这一回,韩琦不再拒答,而是满口赞成。可以说,韩琦十分知进退,守本份。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说,他都十分有分寸。难怪可以一路青云直上,位极人臣。

    仁宗驾崩之后,皇后曹氏命皇子赵宗实继位,赵宗实连忙拒绝,转身就走,韩琦一把拉住了他,好说歹说,把他留下了,这就是历史上的英宗皇帝。

    英宗为仁宗守孝期间,不方便处理政务,便命韩琦为宰相,韩琦拒绝了,便请曹太后垂帘听政。没过多久,英宗忽然生病,举止失常,有时甚至打骂内侍,内侍们就向内都知任守忠诉苦。

    当初仁宗想立英宗,任守忠觉得英宗太过英明,可能会对自己不利,很想立那个昏庸无能的幼主,这样就可以左右朝政,后来希望落空,十分失望。现在看见内侍来告状,任守忠觉得机会来了,就趁机挑拨离间太后和皇上,于是,好好的继母继子,变成了一对仇人,曹太后甚至想要废掉英宗。

    眼看两宫矛盾不断恶化,宫闱即将生变。幸亏韩琦两边调停,一边以天下大局来规劝太后,对太后说英宗是因为生病才会如此,好了以后就不会这样了,让太后包容一下病人。一边对英宗循循善诱,告诉他要孝顺太后,这样才能成为明主。因为韩琦处理得当,两宫濒临的危机很快解除,太后和英宗和好如初,尽释前嫌。

    第二年,英宗的病好了,大臣都希望太后还政,让英宗亲政。不过,这事可不好办,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没人敢淌这趟浑水,这时,韩琦又出头了。


    传  元  钱选  昼锦堂图卷局部



    池馆隳摧古榭荒,此延嘉客会重阳。

    虽惭老圃秋容淡,且看黄花晚节香。

    酒味已醇新过熟,蟹螯先实不须霜。

    年来饮兴衰难强,漫有高吟力尚狂。

    ——韩琦【九日水阁】

    韩琦为了让英宗亲政,便想了个办法。有一次入朝时,韩琦特意请英宗裁决了很多政务。等英宗裁决好了,韩琦就上奏太后,夸英宗十分英明,裁决的政务都合情合理。言下之意,很明显是告诉太后,皇帝这么本事,可以亲政了,太后你就退到后宫,好好享受晚年生活吧。

    可惜,太后一时没有听懂韩琦的话,也跟着夸英宗。韩琦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说既然皇上这么能干,又有太后听政辅助,这样,自己就可以安心地退休了,说完就下跪叩头,请太后恩准他辞官还乡。

    韩琦说得这么直白,太后自然会意,一气之下,说要走也是自己走,而不是宰相走。哪知韩琦毫不客气,打蛇随棍上,给太后戴完高帽子,直接就问太后何时撤帘。

    曹太后本就贤明,听韩琦这么问,立刻起身就走,告诉他现在就能撤帘。韩琦一心为国,不顾个人得失,立刻直着脖子大喊:“太后已经下旨撤帘,銮仪司为何还不遵行?”

    于是,当天撤帘还政,一套流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可以说,英宗能够顺利亲政,韩琦居功至伟。

    传  元  钱选  昼锦堂图卷局部

    英宗亲政后,知谏院司马光上疏,说内侍任守忠,挑拨离间两宫,几乎祸起萧墙,乞求将任守忠处斩。英宗看了奏章,一时之间,也没有做决定。

    第二天,韩琦来到中书处上班,不声不响地拿出一道空白敕书,铺在桌上,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转头叫上在场的两位参政,也来签名。

    这两个参政,一个是欧阳修,另一个是赵。欧阳修和韩琦是老搭档了,听了韩琦的话,接过敕书,二话不说,签下自己的大名。赵见状,也只好皱着眉头把字签了。见字已经签完,韩琦就让人把任守忠召来,当场问罪,骂得痛快淋漓。然后,亲自填写好空头敕书,将他流放蕲州,天下人无不拍手称快。

    英宗身体不好,继位不过五年就病重了。韩琦按照英宗的意思,立颍王顼为皇太子,也就是后来的神宗。

    韩琦一生,进退有据,有胆有谋。不仅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而且,还敢于说别人不敢说的话,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这样的人,难怪会走到权利的顶峰。

    世间 · 好物

    作者:五十弦

    本文为菊斋原创文章公号转载请联系我们开白授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