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终于做喜剧节目了



几乎是无缝连接,笑果的《脱口秀大会4》收官两天之后,米未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上线。
从各方的反应来看,《喜剧大赛》目前引发的关注并不算多——至少不像米未的老节目《奇葩说》和《乐队的夏天》那么多。看到节目中一段段新喜剧,有说好笑的,也有说尴尬的,褒贬不一。

| 马东做喜剧节目,似乎是顺理成章的。这是今年4月份我听人说起米未要做喜剧竞演节目之后,第一时间冒出的想法。《奇葩说》已经做到第七季,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把好笑作为节目追求的目标之一。即使是《乐队的夏天》,马东和各位嘉宾的你来我往,与台上歌手的互动,也无不透出欢乐的气息。对于如何把节目做得好笑一些,马东应该是有经验的。更不用说基因方面,他是马季的儿子,从小就对相声和包袱儿不陌生,如果说悲凉是他的底色,那么幽默大概是他的本能。今年6月的时候,我接触过《喜剧大赛》剧组,大致了解参演其中的喜剧都属于哪类喜剧。那就是新喜剧,主要是更为简短的素描喜剧,也就是美式喜剧sketch。相声,脱口秀,即兴喜剧,还有类似春晚作品的传统小品,这个舞台都暂不欢迎。相比相声和小品,sketch没有那么多程式化的规程,结构也不需要那么完整,场景更单一,冲突更集中,没有那么多的起承转合。这一类表演,在北京的单立人喜剧就经常上演。单立人每年组织的原创喜剧大赛,除了常规的脱口秀比赛,还设置有新喜剧的赛程。很多新喜剧让年轻人看到负担不那么重的轻小品,舞台设置也非常简单,很多时候摆两把椅子就演了起来,但大家还是很容易被逗笑。
| 如果说单立人组织的一部分喜剧是新喜剧,这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新的说法,那么马东在节目上刚一亮相,给出的概念就显得更加新奇——新新喜剧。有点儿类似于当年新新人类的说法,意味着这种喜剧更加自由,更加不受束缚,更加天马行空。从第一期《喜剧大赛》亮相的作品来看,也的确如此。胖达人组合的漫才《大巴车上的奇怪邻居》,就是摆两个椅子就开始表演,观众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乘客偏要在公交车上认弟弟。三狗三狗组合的《三狗直播间》更是无厘头到飞起,两个主播和现场记者快节奏上演了一场“社死”直播。《大巴车上的奇怪邻居》另外,哈哈和哈组合的《互联网体检》,把视频平台令人吐槽的习惯性操作,与普通人的体检过程结合起来,医生护士直接模拟视频广告和暂停场面。又一轮组合的《一心不二用》的剧情,是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场景,三缺一组合《父子的心声》则是把音乐剧和喜剧进行结合。《互联网体检》《一心不二用》
当晚受到普遍肯定的表演,是来自有点上头组合的《三毛保卫战》。三位话剧演员身穿黑衣,模拟一个人硕果仅存的三根头发的抗争,爆笑的台词动作加上用心的舞台呈现,让现场的观众、嘉宾以及演员,全都笑出声来。《三毛保卫战》光头徐峥笑声最响亮,他从大学时期就开饱受脱发的困扰,看到舞台上三根头发的自白大呼同感。
| 《三毛保卫战》受到几乎一致的肯定,《三狗直播间》则引发了一场争议。在宋木子等三位演员上台之前,嘉宾之一的李诞就给大家打预防针,下面是一个撒狗血的表演。果不其然,几个人在台上刚严肃一分钟,几乎讲不出道理的无厘头表演就开始出现,逐步升级直到演出结束。《三狗直播间》在他们的表演过程中,能够看出嘉宾和观众也都笑得比较尽兴,但在随后的点评环节,就有人提出了异议,他就是在座的喜剧编剧尹琪。尹琪此前是赵本山小品的编剧之一,曾参与创作过春晚小品《不差钱》《捐助》《同桌的你》,赵本山、宋小宝、赵海燕等人表演的《相亲》和《相亲2》也是他参加创作的。习惯操作这种更为复杂的结构喜剧,尹琪现场就表达出对《三狗直播间》风格的不适应。也许是碍于很多人的面子,尹琪说得比较隐晦,大意是这种喜剧和表演对演员来说容易自嗨,而且一旦体会到这种状态就再也回不去了。言下之意就是说,撒狗血的表演当然可以让观众笑,但是不如结构喜剧和塑造真实的喜剧人物显得高级。马东与尹琪对话
可能是为了节目效果,马东立刻说那你们这种喜剧专家挺悲哀,总要看门道这多难受,观众笑了不就完了吗?嘉宾黄渤随后回应说,喜剧确实有高级还是不高级之分,但很多时候我们又不得不忠实于自己的内心,这种更为直接的喜剧毕竟可以让我们笑起来。很快,前面提到的《三毛保卫战》上演,包括李诞在内的主持人和嘉宾都得不到承认,这确实是一个更为高级的喜剧,相比之下《三狗直播间》要低一个或者多个层级。同样是让人发笑,选择是可以不一样的。《三毛保卫战》
| 其实,这又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喜剧,是不是让人笑完就完了?它究竟有没有高级低级之分?是搞笑重要还是表达重要?是看上去更爽重要,还是含蓄和艺术一些更重要?马东内心对喜剧创演肯定是有心得的。相声曾经自动给他滋养,多年前他还曾担任春晚语言类节目总导演,甚至还登台表演过群口相声《五官新说》,这一次既然把《喜剧大赛》的喜剧定位为新新喜剧,他和节目组应该早就做好准备,拥抱未被定义的各种风格的喜剧,而这其中一定是存有争议的。现场的观众不过百十个,加上主持人和嘉宾也没有多少,其中有尹琪这样素有经验的专家型观众,也有没看过那么多经典喜剧的普通观众,每人手里都有一票,为让他们感到满意的表演投票。专家观众可以带着专业的角度评判,普通观众可以带着普通的角度评判,这样就可以形成对冲和平衡。马东强调舞台上的表演是新新喜剧,也许就是告诉现场观众和视频前的网友,其实不用带着那么多负担,只要这段表演让你笑了,那就可以视为一种成功。这也许就像《奇葩说》中的很多辩论场面,对于许知远来说那些议题其实没什么可认真争辩的,对和错显而易见。但对于马东来说,他愿意看到选手们现场利用自己的智慧、见识和技巧,让观众第一时间去感受他们说了什么,第一时间判断自己是不是被说服和打动。至于选手那些说法是不是确切,是不是真理,还是无理搅三分,都不是第一重要。
| 这还让人想到《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这个节目名字。所谓“一年一度”,其实并不是说今后每年都做一季节目,也许三年才出一季,但它依然可以叫《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节目现场每个人都可以定义自己心目中的好喜剧,喜剧也不是不可以被定义,但更为重要的是,它也一直在路上。新的不一定都好,但如果永远都是旧的,那就真的不太好了。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