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康德的音乐美学思想 - 3U文域

谈康德的音乐美学思想


作者郭永波

来自西方音乐史公众号

谈康德的音乐美学思想

导读:康德把美学从客观论转向了主观论,从认识论转向形而上学,从摹仿论转向表现论,从美的哲学转向审美心理学。所以,康德的《判断力批判》的影响力胜于鲍姆嘉通的《美学》,鲍姆嘉通只是美学的“教父”,康德才是美学真正的“父亲”。

康德由审美无功利性的判断出发强调了音乐艺术的独立性,他最大的贡献就是“一切人对于一个判断赞同的必然性”,即“共通感”这一先验假设前提的提出,为他的审美判断提供了理论支持。与康德另两部“批判”一样,假设前提的提出,使得《判断力批判》不仅作为其哲学思想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是将西方美学理论提升到了哲学思辨的层次上。

一、美的分析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对于理解力,规定了质、量、关系和情状四个范畴,其《美的分析论》中也对应提出了鉴赏判断的四个契机:

(一)无利害感(质)。判断一个对象美不美时,不是看它能不能给我们知识,而是看它能不能给我们愉快。鉴赏判断不是知识判断,它不是逻辑的,而是审美的。也就是说,“美”只涉及形式而不涉及内容,也不涉及概念。审美判断不是靠理智,而是靠感性判断,它不涉及利害关系,也不涉及欲望、概念。

(二)审美普遍性(量)。康德认为:“美是凭借概念而普遍令人愉快的。”就逻辑的量的范畴方面来看,一切鉴赏判断都是单个的判断。审美在康德那里是主观的,都是单个判断。但你认为某段音乐是美的,也需旁人与你有同样的看法。若旁人与你想法不一致,你会和他争辩……因此,审美判断是有普遍性的。这种具有普遍性的单个判断与利害、欲望无关,是主观、普遍的。

(三)没有目的合目的性(关系)。“花,自由的素描,没有任何意图相互缠绕在一起的纹饰他们并不意味着什么,也不依据一定的概念,但却令人愉快满意。”鉴赏判断虽然无目的,但又无不合目的。如果不合目的,就不知道为什么会感到审美愉快。在无目的的合目的形式论断基础上,康德提出了“自由美”和“依存美”。不涉及概念和利害,又符合目的性而无目的的纯然形式的美,才算是“纯粹美”和“自由美”,如果涉及概念和利害内容,这种美只能叫“依存美”。

(四)没有概念的必然性(情状)。康德认为:“美是不依赖概念而被当作一种必然的愉快的对象”,即凡是不需要概念被认为必然产生的快感对象就是美的。审美活动实际是一种实践活动,它是主观、普遍性的,不涉及概念、逻辑关系,是情感的判断,但又像概念一样普遍有效地规定着什么是愉快或不愉快,这就是“共通感”(共同感觉力),是先验性的审美前提,也是康德对美学研究的最大贡献。

二、康德的音乐美学思想

(一)无标题音乐是美的。康德在鉴赏判断分析中将美分为两种:自由美和依存美,也是在这点上对音乐艺术进行了审美批判。他说:“希腊式的线描,用于镶嵌或糊墙纸的卷叶饰等等,自身并没有什么含义:它们不表现什么,不表示任何在某个确定概念之下的客体,并且是自由的美。我们也可以把人们称之为(无标题)幻想曲的那些东西,甚至把全部无词的音乐都归入这种类型。”在康德那里,无标题音乐属于自由美,标题音乐属于依存美。无标题音乐不依赖歌词、标题等文学性内容,标题音乐要音乐以外的其他内容,所以无标题音乐才是美的,因为它是无目的合目的性。可以说,在音乐美学基本问题中的“自律”、“他律”之争中,康德是站在音乐自律论角度上对进行音乐批判的。

(二)音乐具有表情性。康德的音乐美学思想注重音乐的感官娱乐性和形式自律性。他认为无标题音乐虽然不能像文学词汇那样表达确切的含义,但它的音调能表达情绪,使人感到愉悦。所以,康德认为音乐是感觉游戏的艺术,也是音调的艺术。

(三)音乐艺术地位低于其他艺术。在康德的艺术分类中,音乐属于感觉游戏的艺术,但“音乐之所以在美的艺术中占有最低的位置,是因为它仅仅以感觉来做游戏”。康德从感性判断出发,认同音乐这种感官游戏是从肉体的感觉开始,有了使人愉悦的基础,然后深入人心,但凭理性来评判,音乐比任何其他美的艺术价值更少。

在西方哲学史上,康德是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唯心主义、不可知论的奠基人。“三大批判”的面世,标志着其哲学体系的建立。《判断力批判》是康德对艺术审美的思辨,目的是为了调和《纯粹理性批判》和《实践理性批判》,它是德国古典美学的里程碑,也是我们研究其美学思想的主要依据。《判断力批判》将西方美学从客观转向主观、认识论转向形而上学,其音乐思想也上升到哲学思辨的高度,以无目的的合目的性为逻辑起点的审美判断,确立了音乐艺术的独立性和特殊性。可以说,康德才是美学真正的“父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