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丨兰州有多少种样子,都被装进了一日三餐

24小时丨兰州有多少种样子,都被装进了一日三餐


兰州有三宝:《读者》、黄河,还有大牛。

《读者》作为一个时代的读物,如今正渐渐随着报刊亭一起式微。

黄河水是真的黄,浩浩荡荡一路向东,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似乎唯一不变的,就是大牛,全名叫牛肉拉面。海南没有海南鸡饭,兰州也没有兰州拉面,这是所有外省人到兰州要上的第一课。

走在这座工业城市的街头,已经很难看出古兰州金城当年的样貌。如今的兰州,拉面馆、羊肉店与川渝火锅互相交错,兰州有多少种样子,都被装进了一日三餐。

 9:00a.m:吾穆勒蓬灰牛肉面

每个兰州人的心里,都默默给拉面排了个一二三四五,有人看面,有人爱肉,有人重汤,谁也不接受异议。吾穆勒在大部分兰州人心里都可以排进前三,没有别的,就是因为肉好。

和大部分拉面店一样,吾穆勒也是在柜台交钱拿票,再去窗口排队取面,要毛细还是韭叶,辣子要不要多放,都得在排队的时候眼疾手快把自己的要求说清楚,千万别害羞,流水线一般三五秒完成这套流程的师傅不允许。

说回吾穆勒的肉,和青海系兰州拉面薄如蝉翼的牛肉片片不同,兰州的拉面本身不带肉,想吃肉要单加,而且个头上明显粗放壮实多了。

我们分别要了牛肉和牛腱,趁着面汤还滚烫,把大块肉丢进去,作为兰州为数不多的浊汤牛肉面,汤和肉相互滋养,牛肉偏瘦但柔软,牛筋还要更胜一筹,结缔组织油润,而且越嚼越香。

对了,吾穆勒的肉可以抽真空发走,这也算店里一个彩蛋吧。

吾穆勒蓬灰牛肉面

 12:00p.m:马三洋芋片

洋芋做得好,就没肉什么事儿了。兰州人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谁没吃过马三呢。

第一次看见马三洋芋片是在北京,北新桥往北的小街边儿,到了饭点一定会拼桌,便宜、辣、粗糙的好吃。

但就像去眉州吃眉州东坡,去香港吃利苑一样,到了兰州不吃马三总店,总觉得亏欠。

兰州总店的样式反而没有北京的多,招牌有三样,洋芋、豆皮、涮牛肚,前两种4毛一串,牛肚贵点,一块,都是十串起点,看着多,实际上分分钟下肚。

西北的洋芋比内地更脆更韧,吃不到土腥味儿,酱料大概齐和北京吃不出太大的差别,唯独多了些醇厚,少了点辣椒突出的尖锐。

牛肚配着麻酱,脏器味微乎其微。

炸年糕一辣一甜,火候可以控制到刚刚流心,炸火腿肠就是你想象中的那个味道,不偏不倚。

咸而辣的余味,要来上一小盒胡萝卜素才能将息,喝下去明明是三精一水的甜腻,配料表里还真的有胡萝卜汁,这是兰州人的童年回忆。

马三就这样在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二楼伫立了好久,它给兰州人带来的永远不是惊为天人的体验,而是能让人回忆起校门口小推车的安心。

马三洋芋片

 16:00p.m:杜记甜食

兰州的甜蜜不单单一碗三炮台,甜食才是精髓。如果时间紧,杜记甜食算是个好去处,可以把兰州的代表甜品吃一圈儿。

灰豆子是杜记的绝活儿,当年杜记拿事儿的杜维成就是靠一份灰豆子,拿下“金城灰豆王”的名号。

灰头土脸的一份豆子,吃起来却惊为天人。麻豌豆和食用碱一起熬煮到软烂,像红豆沙,又不像,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碱水味,厚重、绵密、细腻。虽然只能放个两三天,我还是没忍住抽了一份真空带走。

兰州人的经验是,灰豆子做得好吃的店,做起甜醅子来都不差。甜醅子和醪糟异曲同工,杜记是用莜麦做成酒糟,凉水简单一冲,都是清香阵阵。


还有牛奶鸡蛋醪糟的甜美、热晶糕的油润、枣粽的清甜,都时时刻刻提醒着过路的食客,无论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吃甜食的小小瞬间,都可以给生命里的某个时刻带来真实可触的愉悦和幸福。

 18:00p.m:马大胡子羊羔肉

马大胡子手抓在兰州开了二十多年,来的都是回头客,这家店也是北京一家道地兰州小馆老板给我的推荐。

在兰州说起手抓,必谈阿西娅,但马大胡子,也是令当地群众啧啧称赞的名气手抓。

煮好的带骨羊肉剁成二指宽的长条,肋条的部分肥瘦相间,备一碟椒盐,剥几瓣大蒜,别动筷子,手抓的乐趣在于那份参与感。

夹沙是兰州清真菜的代表,牛肉剁成肉糜,做成似肉非肉的鸡蛋牛肉饼,煎炸之后浇汁,可酸辣,也可糖醋。

酸辣夹沙在味道上更刺激,也更受兰州人的欢迎。吃起来不说惊艳,却很家常,就像老北京的肉饼或者炸酱面,是种安心。

一顿肉下肚,不留神就达到吃顶了的状态。兰州人消食的方法就是一杯三泡台,一种极具西北特色的茶饮。

马大胡子风格粗粝,摒弃了茶盖、茶碗、茶托装茶的精致。直接上来一只老干部玻璃杯,春尖儿茶、桂圆枸杞、葡萄干杏脯、菊花以及大量的冰糖,开水一冲,就成一杯。

甜且馥郁,让人又尝到了兰州的另一般模样。

马大胡子羊羔肉

 22:00p.m:大自然烤肉

在西北不吃羊肉,于情于理都没法和自己交代。手切和烤羊排算是大菜,对于懒散的夜里,烧烤更熨帖。

大自然烤肉是当地人常驻的烧烤店之一,西北天黑的晚,7点还透亮,大自然门口等位的人已经不少了。性子急的兰州人民会直接冲进店里,喊老板把肉直接端上马路边,一把凳子落座,一把凳子放肉,脚边儿还得有一打黄河啤酒。

这里的绝活儿是烤羊皮筋,实在畅销,老板无奈定下每人限购十串的规矩。哪怕是这样,往往等10串吃完想再续一份的时候,伙计只能挠挠头说不好意思下次吧。

“羊皮筋怎么这么好吃!”第一次吃到的人总会发出由衷的慨叹。肉、筋、皮的组合复杂又丰富,从硬到软、从肥到瘦,吃的时   候有油渣似的焦香、蹄筋般的口感,“羊皮筋怎么这么好吃!”抹完嘴巴还得再说一遍。

店里的其他烧烤也样样精彩。油腰听着腥膻,其实不然。一层肥油一层大腰,烤到油微融、腰还嫩,两种口感在嘴里水乳交融,有点缠绵的意思。随行的朋友评价,烤油腰的味道,就像大草原上干燥的风,这又是另一层意思。


烤茄子其貌不扬,满溢的蒜味儿却让人眼前一亮。肉打完底,再来一碗凉面最舒坦。

记得再来扎生啤,黄河也行,青稞也可,或者一碗泛着酸甜的杏皮水。酒足饭饱,看着黄河水滚滚向东流,心里想的是,没有烧烤的兰州夜晚,不予成立。

大自然烤肉

兰州被黄河穿过,斜斜横亘在西北。

日头不歇地走,黄河水向东流,这是人们目之所见的兰州。

低苦艾、野孩子,还有一首西北偏北羊马很黑,这是人们耳之所闻的兰州。

从清晨就冒起热气的头汤大牛,有滋有味的甜食小吃,利落直接的手切羊肉,以及只属于夜色的路边烧烤,则是一个更为真实的兰州。

在这些日子里,在这同样欣喜又苦恼的生活里,面对黄河的兰州,更懂得简单的可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