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路·戏路·传承路 大运河江苏流域传统戏剧精彩亮相!


水路即戏路,大运河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标识,也是中国戏曲水路传播的活化石。全长690公里的大运河江苏段,流经徐州、宿迁、淮安、扬州、镇江、常州、无锡、苏州8个设区市。不同剧种在运河沿岸重镇交流融合,并凭借着大运河的便利交通不断扩散。今天,小编将带领大家漫步大运河流经的江苏沿岸,细数那悠悠传统戏韵......


昆曲滋养百戏,开启京剧航程


△昆曲《风雪夜归人》


先把时间倒回明朝时期的大运河畔,四大声腔中的海盐、余姚、昆山三腔都产生在运河流域,昆山腔于元末明初兴起于苏州昆山,并沿着运河广为传播,明代中后期进入运河沿岸最重要的城市扬州,并沿着运河继续北上传到北京,风靡四海。2018年10月至12月,江苏人民又以巨大的热情迎接“百戏之祖”昆曲回乡,举行2018戏曲百戏(昆山)盛典,荟萃全国120个剧种、156个经典剧目和折子戏、133个参演院团,吸引近5万人次观众现场观看,100万人次观众观看网络直播,相关微博阅读量超过1.1亿次,激发戏曲传承新活力,书写戏曲发展新篇章。

观剧场馆推荐:江苏省昆剧院兰苑剧场、苏州戏曲博物馆、昆山大戏院


△京剧《大明城墙》


大运河同样见证了“花部”与“雅部”之争的沧桑变幻,后来居上的京剧同样与江苏渊源深厚。明清时期全国戏曲三大中心城市江苏独占其二,分别为北京、扬州和苏州。作为开挖运河第一锹土的扬州是京剧的发祥地之一。当年,扬州四大徽班进京开启了京剧形成的航程。大运河见证了京剧的诞生,更带动了南北的交流和文化的繁盛。

观剧场馆推荐:江苏大剧院、紫金大剧院、江南剧院

苏锡江南风韵,扬剧唱响新年


△扬剧小戏《夫妻哨》


扬州还有自己的地方戏,那就是扬剧。它以古老的“花鼓戏”和“香火戏”为基础,又吸收了扬州清曲、民歌小调发展起来,2006年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前不久在2019新年戏曲晚会上惊艳亮相的扬剧小戏《夫妻哨》,唱出了以守岛英雄王继才为代表的新时代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崇高境界。

观剧场馆推荐:扬州大剧院、镇江市艺术剧院


△苏剧《国鼎魂》


近水楼台先得月,苏州的苏剧同样离不开昆曲的滋养,由滩簧、南词、昆曲和苏南民歌小曲融合而成,曲调清丽优美,唱腔婉转动听,极具江南特色韵味。近年来,苏剧逐步走出低谷,彰显出蓬勃的生命力。以苏州潘氏家族守鼎故事为主线的苏剧《国鼎魂》不仅在去年担纲2018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闭幕大戏,还将代表江苏参加明年在上海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

观剧场馆推荐:苏州大剧院、开明大戏院


△锡剧《珍珠塔》


独具江南烟水情致的剧种里少不了锡剧一席。锡剧,别名“滩簧”“常锡文戏”,由常州武进、无锡一带的“东乡小调”经过曲艺“滩簧”阶段的发展而成,在无锡、常州和苏州等地深受群众欢迎,建国初期一度享有“锡老大”的美誉。锡剧传统戏《珍珠塔》选段“前园会”,曾在2018新年戏曲晚会上呈现于全国观众面前。 

观剧场馆推荐:无锡大剧院、常州保利大剧院

淮剧佳作频出,梆子别具风采


△淮剧《小镇》


从杏花春雨的“吴韵”,到铁马金戈的“汉风”。大运河沿岸城市对戏曲起到了强大的吸纳、聚集及传播作用。在清代,“南船北马”的淮安府流行着一种由农民号子和田歌“儴儴腔”“栽秧调”发展而成的说唱形式,之后与苏北民间酬神的'香火戏'相结合,在唱腔、表演和剧目等方面逐渐丰富,形成淮剧。近年来,江苏淮剧涌现出《小镇》《留守村长留守鹅》《送你过江》等一批现实题材佳作,呈现出人出戏出精品的繁荣态势。

观剧场馆推荐:淮安保利大剧院、盐城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


△徐州梆子《三断胭脂案》


沿着大运河,中原地区的豫剧流入徐州地区,与当地方言土语结合,吸收当地曲艺、民歌等音调发展形成了徐州梆子。“犁着田,耕着地,谁不唱两段梆子戏!”“放下锄,喝过汤,哼唱几旬梆子腔!”正如徐州人的性格一样,豪爽热情而极具包容性的徐州梆子,于2008年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观剧场馆推荐:人民舞台、徐州音乐厅

运河的涛声,扬起了丝竹悠悠、戏韵铿锵,造就了大运河江苏段“百花齐放”的戏曲面貌。回首过去,细细梳理大运河江苏段戏曲文化传承、发展和创新的脉络;立足当下,享受江苏戏曲精品所带来的幸福感和获得感。运河无尽,戏曲的未来亦光明可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