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简史:千古一帝是这样炼成的!

秦始皇简史:千古一帝是这样炼成的!




孟子一语成箴。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秦始皇嬴政,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王朝的创立者,西方人眼里的凯撒大帝、拿破仑,出生却是极苦,侥幸于13岁登上王位,20岁亲理朝政,开始轰轰烈烈的王者生涯,39岁即完成了统一华夏的大业。然而,太平日子没过多久,就挂了!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这位华夏首位皇帝,被子孙后代奉为“秦始皇”的大人物,按照司马光《资治通鉴》的说法,似乎并非秦王室骨血,能够坐到秦王位置上的几率,原本还不到万分之一。


这是一位一出生就朝夕不报的“人质”。



公元前259年1月27日,赵国都城邯郸。


对,就是在这个中国3000年未曾更改过名称的城市,嬴政才九个月的时候就从娘肚子里呱呱坠地了。


出生的确切地点在当时邯郸廓城(大北城)温明殿遗址和丛台以南,今城内中街以东,丛台西南的朱家巷一带。


是商朝重臣恶来的第35世孙,中国第一个垂帘听政的女政治家芈月孙子的孙子。



因为他爹异人(这名字够响亮,后来改为子楚),也就是时任秦国国君秦昭襄王的孙子,是秦国押在赵国的人质,所以小嬴政一出生就成为人质。


作为一个人质就够悲惨的了,更悲惨的是,连亲爹是谁,也成为一个谜。


这个谜是大史学家司马迁制造的。


《史记》说,他真正的爹可能是大商人吕不韦。




为啥这样说?司马迁说,这吕不韦太会做生意了,是中国最牛的风险投资家。


作为一个“跨国”商人,吕不韦韩国赵国秦国燕国的到处跑,这一天就来到了邯郸,碰到了嬴异人。前面说了,异人这孩子虽说是秦国王孙,却比较命苦,是时任秦太子安国君小老婆夏姬所生的“庶孽孙”,属于后娘养的,因此没过上几天像样的日子,就被当作人质抵押给了赵国。


而像异人这样的王孙,秦国有二三十个,所以根本没将他的死活放在心里,照样隔三差五派军队问候赵国。


我们知道,战国史是一部斗争史,而其核心,就是秦与赵的斗争。《资治通鉴》第一卷里面,诸如廉颇蔺相如将相和,信陵君平原君围魏救赵,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赵括将兵等等,都是围绕着秦赵之间的长期斗争展开的,秦武安君白起坑杀赵降卒40万,更是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战争之一。



秦国越牛,赵国就越生气,把异人的待遇一降再降,弄得异人很是抑郁。


但是,牛人就是牛人。吕不韦一见异人这个落魄王孙,立时眼冒绿光,连声感叹“奇货可居”,当即决定要对家族企业进行战略调整,跑回家去做父亲的思想工作。


他问爹地:“种田的投资回报率是多少?”


“1000%。”


“做珠玉生意的投资回报率呢?”


“10000%。”


“把一个穷困潦倒的王孙扶植成君主呢?”


“……”



小贾贾于市,大贾贾于朝。吕不韦和他爹统一思想后,找到异人,开出其不可拒绝的条件:“你就光出个人,其余的全包给我,我保你当上秦国的王。”


异人一听,天底下有如此好事?遇到钱多花不完的大傻瓜了!也就乐得大方:“必如君策,请得分秦国与君共之!”


啥意思,你真能让我坐上秦王的位置,我将分一半好处给你!


大商人这一个风投决定,不但改变了异人的命运,同时也创造了历史、改变了历史。



《资治通鉴·周纪五》详细描述了这场“史上最牛风险投资”开始画面:

  

秦太子之妃曰华阳夫人,无子;夏姬生异人。异人质于赵;秦数伐赵,赵人不礼之。异人以庶孽孙质于诸侯,车乘进用不饶,居处困不得意。

  

阳翟大贾吕不韦适邯郸,见之,曰:“此奇货可居!”乃往见异人,说:“吾能大子之门!”异人笑曰:“且自大君之门!”不韦曰:“子不知也,吾门待子之门而大。”异人心知所谓,乃引与坐,深语。


不韦对异人说:“能立适嗣者,独华阳夫人耳。不韦虽贫,请以千金为子西游,立子为嗣。”异人则承诺:“必如君策,请分得秦国与君共之。”


小时候砸破过缸的司马光老先生说的啥意思?



核心就是,异人他爹,也就是后来的秦孝文王有20多个儿子,但他最宠爱的正牌妻子华阳夫人却没有儿子——也就是说,接班人不是华阳夫人的嫡生的。同时,华阳夫人和弟弟阳泉君结成后党,虽然权势较大,但和太子之间一直有竞争关系。


这样一来,等秦孝文王过世,赢子傒即位,后党必被太子清洗。吕不韦看到的机会是,可以让异人认华阳夫人为母。华阳夫人只要接受他为养子,就可以废掉太子,把赢异人立为新太子,这样后党的危机就解除了。



一切预谋好,吕不韦立即行动,搜罗天下奇物珍玩,带到咸阳,以异人的名义献给华阳夫人。据说花了500金。


妇人一个,见到金银财宝就喜不自禁了,再加上吕不韦对大势的分析,华阳夫人立马行动,给太子安国君吹起了枕边风,先是大赞“异人绝贤,来往者皆称誉之”。然后又哭着说:“都怪我命不好啊,连个儿子都没给你生,我看异人这个孩子挺孝顺的,想让他给我做儿子,好以后孝敬我。”



这枕边风一吹,安国君立即同意了,“安国君许之,与华阳夫人刻玉符,约以异人为嗣,并厚馈远在邯郸的异人,请吕不韦傅之。”


凯旋归来,要大摆宴席庆贺啊。这个时候,嬴政的老妈要出场了。话说酒至半酣,吕不韦双掌一拍,但见无数俊俏佳人,恍如天仙突降,翩翩而舞。异人正当欲火熊熊之年,只看得骨酥筋软,鼻血如注。


其中,尤以赵姬勾魂摄魄,异人一见倾心,向吕不韦讨要。接下来就有不同版本了。


一说吕不韦特意安排的,另一则说吕不韦也很喜欢赵姬,不答应,让异人随便挑其他人,但异人坚持要赵姬。吕不韦为了“顾全大局”,忍疼割爱。


大史学家司马迁说的就更牛了,直言秦始皇就是吕不韦的“种子”,赵姬才跟了异人9个月,嬴政就从娘肚子里出来了,不是吕不韦干的,是谁干的?



在《史记·吕不韦列传》里,他这样写道:“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


司马迁这段话宛然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人物神态、语气活灵活现,一下子让秦始皇的身世成为后世的“笑谈”。


实际上,这种可能性是极小的,秦始皇还是秦朝的正常血脉——古代家族最讲究血脉纯正,异人作为后来的王,在这种问题上怎可能随便?以为他真是个傻子?再说,他不止一个儿子,如果对嬴政的身份有丝毫怀疑,怎可立他为太子?


一贯标榜正统的司马迁,竟开创了中国数千年历史叙述中第一个“阴谋论”!



但不管怎样说,异人、赵姬、吕不韦理不清的关系,还是一定给幼小的嬴政心灵留下不少创伤的——这种创伤在他爹异人死后,又被急剧地放大:吕不韦赵姬真地“鬼混在了一起”。


老婆有了,儿子也有了,但异人的日子依旧不好过。因为此时在秦国当家的正是异人他爷爷秦昭襄王——前后在位足足56年,一直野心勃勃地想吞并赵国,打通东进的道路。


秦昭襄王五十年,也就是嬴政3岁那年,秦国再次包围了赵国首都邯郸,气急败坏的赵王赶紧让人去押异人到城头——秦若不退兵,就杀了他!


幸好吕不韦交游广泛,提前得到消息,赶紧拉异人外逃。


城外就是秦军,但城门禁闭,如何出城?


生存还是毁灭,只取决于一扇门的距离。怎么办?吕不韦仍旧用最有效的武器——钱!而且一掷就是600金,比花在华阳夫人身上的500金还多!


这就是大风投的风格,不出手则已,出手必让人无法拒绝!


就这样,匆匆忙忙撇下赵姬嬴政的异人回到祖国,开始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因为有华阳夫人罩着,他现在所要做的,便是等待。等他爷爷秦昭襄王死,再等他父亲安国君死,然后,秦王之位便是他的了。



但是,这可苦了留在邯郸的赵姬嬴政母子。当吕不韦异人在咸阳安享富贵之时,这对母子却要成日东躲西藏,唯恐被赵国抓起来杀头。其间诸多凄惨苦痛,真是难以叙说。


好在魏国公子信陵君窃符救赵,大破秦师于邯郸城下,才使母子俩避免被拉上城墙砍头的命运——如果信陵君知道最终是秦始皇一统天下,估计会悔青肠子。



体弱多病的小秦始皇当时心里有多恐慌,多无助,是可以想象的。


不少后人为秦始皇造的像,都是高大雄壮,气势轩昂,重眉大眼,高鼻阔面,笼罩着一股不可一世的霸气,也渗透着后人崇仰的敬畏,他们要表现出秦始皇千古一帝的雄姿和不同凡人的气质,望沧海,沧海则小;观群山,群山则低,秦始皇仿佛在顶天立地之中。



事实恰好相反。或许因为早产的缘故,秦始皇自幼就有癫痫病,且体质虚弱。


司马迁用见过秦始皇的大粱人尉缭的话来描述秦始皇:“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


也就是说,长着个鸡胸脯的秦始皇的长相实在不敢恭维。


瘦弱也就罢了,同样为人质,境况却天差之别。据记载,燕国的太子丹当时也在赵国做人质。由于燕赵交好,所以太子丹的境遇比小嬴政要好上不知道多少。


据说,这家伙还喜欢经常欺负体弱多病的秦始皇。这让秦始皇很是记恨,所以,后来太子丹又被他爹送到秦国做人质时,秦始皇对他十分不友好。太子丹设法从秦国逃走后,开始费尽心机要杀死当年那个邯郸弃儿。


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啊,人家秦始皇虽然小时苦,却很快就接班了,太子丹到死都没接成班——还是被他亲爹杀死,把头献给秦始皇。



三年后,太子丹被父亲接走。而秦始皇母子一等却是6年!因为他爹的爷爷,也就是那个爱斗的秦昭襄王终于挂了,安国君即位,异人顺利当上太子。


鉴于异人已经成了秦国的接班人,为了和这个未来的秦王搞好关系,赵国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将赵姬和嬴政送归秦国。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在登基做君主这方面,秦始皇捡了个大便宜,也算对他幼年吃苦的一个回报吧。



前面说了,秦始皇出生时,正好是秦昭襄王在位。啥概念?他可是春秋战国时期在位最久的君主:活了75岁,在位56年,直接熬死第一任太子,而第二任太子,也就是异人他爹,有幸接班时已52岁,结果,刚接班两年,就一命呜呼了。


异人更惨,也是做了两年秦王就死了,年仅32岁。


总之,只有13岁的秦始皇登基了。


谁最受益?


当然是吕不韦和赵姬了。两人一个当了国相,一个当了太后。两个权力最大的老情人立即干柴烈火,鬼混到一起。



秦始皇成为一个傀儡,但他不是傻瓜。可要知道,古代男子性事都早,十四五岁的男子已可娶妻生子。这些赤裸裸的淫乱对秦始皇小小心灵打击可谓是杠杠的。


《史记·吕不韦列传》中这样说:“始皇帝益壮,太后淫不止。”


吕不韦可是“投资家”,很快就发现这样不行,等于玩火。怎么脱身?


《史记》说“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但又不好拒绝已为太后的赵姬,遂决定找一个人代替自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假施腐刑,只拔掉他的胡须、眉毛就献给太后,供其淫乐。


“太后私与通,绝爱之”,司马迁对吕不韦可都没有用这个词。



嬴政越长越大,而赵姬又对缪毐“绝爱之”,怎么办呢?就对儿子说,我这里阴气太重,风水不好,你都长大了,对你不好,搬走吧。


可能想到和母亲在邯郸的那些相依为命的苦日子,嬴政忍了,乖乖搬出去,搬到雍县的离宫。


这下方便了太后和缪毐,结果搞出来俩私生子。这还不算完,假宦官嫪毐甚至以秦王假父自居,大肆培养爪牙,很快就成为秦国中仅次于吕不韦的一股强大势力。


都是赵姬的儿子,凭什么嬴政做秦王?


这个缪毐想法可真不一般,想杀掉秦始皇,立他的孩子为王,开始了篡权预谋。


小人就是小人,连叛乱也不保密,真是醉了。


司马迁仅用30个字就勾勒出嫪毐横行到何种程度。“宫室车马衣服苑囿驰猎恣毐。事无大小皆决于毐。又以河西太原郡更为毐国。”


很快,秦始皇就得知嫪毐准备造反的事。令他感到更加可悲的是,那个在邯郸曾是他唯一依靠的母亲居然同意缪毐干掉自己的亲生儿子!


“连母亲都不可信了,我这个邯郸弃儿还能相信谁?”


公元前238年,嬴政20岁,在雍城蕲年宫举行冠礼。他要用嫪毐的血祭奠自己的成年礼!


话说,嫪毐虽胆大包天,但也还是有点小心机的,想全国忙于嬴政的冠礼,警戒必松懈。于是趁着冠礼仪式,“矫正御玺及太后玺”调兵谴将,攻向蕲年宫。


嬴政冷冷一笑,放他们进来!


随后,早已布好口袋的精兵倾巢而出。


嫪毐大败,被抓获后,车裂,曝尸示众!


他和太后的两个私生子则被活活摔死!


你已经不是我的母亲!但看在幼年的养育之恩,我不杀你!


就这样,母亲赵姬被关进雍城的萯阳宫,母子至死未再见面。


决不姑息,决不手软!剑已出鞘,必全胜而归!这才是我邯郸弃儿的真个性!


一切都是你吕不韦布的局,造的孽!你还想当老狐狸置身事外?!


“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吕不韦何等聪明!他明白了,自己的投资成功了,但自己却失败了!他卷进去太深了!他本不该占过多的股份!都是贪欲之心害了他!


吕不韦饮下了那一杯自酿的毒酒!


这是公元前235年,吕不韦57岁。



一段关系结束了。


一个处乱不惊,处事冷静老辣,坚决果断的少年君主诞生了!


他只相信自己!因为连他最信任的母亲都背叛了他!他还能有何人可信?!


对于这一个未来主宰天下的王者,司马迁说得亦肯定坚决,虽然仅有四字,却蕴藏着无数的内容。


“王冠,带剑。”


他,剑不离身,至死。




因为只有手握长剑,他才有安全感,才能对别人一剑封喉!


但是,经过这一系列的残酷经历,及人生的多次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使得这位邯郸弃儿的性格变得极为复杂。


内向、多疑、妄想、专制、暴虐、冷酷无情,成为他性格标签的一部分。


是母亲把他变成了一个失去理智的暴君!


最终,由对母亲的怨愤,泛化成对一切女性的仇视,以及在婚姻上的偏执。


尽管他的后宫里充斥着六国佳丽,但他只把她们当作发泄的对象,或者满足生理需要的工具。


用今天的话说,这位曾经的邯郸弃儿已陷入病态。


嬴政年轻时的私生活如何,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但是可以推断,他很早熟,而且“性”致勃勃。他49岁死时,已经有23个成年的儿子,10个成年的女儿,最小的儿子胡亥也二十岁了。在高生育率、低成活率的时代,能够有如此之多的成年子女,必然要有数量惊人的后宫佳丽。



佳丽虽多,却难有入他心房者。这位邯郸弃儿不但在长达37年的统治期没有立王后,而且禁止后人立后。


要知道,在中国古代,立后制与储君制相互表里,是君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秦始皇的奶奶、母亲都保留着太后的名号,与各自的夫君合葬在一起,可谓阴阳相配,合于人伦。但是,考古证明,秦始皇陵园中万物皆备,却偏偏没有为皇后预留陵墓。任何一部史书也都没有记载有关秦始皇的皇后、夫人、嫔妃等后宫的资料。


也就是说,秦始皇从自身开始,废除了秦王国历时数百年之久的后宫制度。


显然,废除后宫制度,是与痛恨母亲赵姬一脉相承的。


由此可见,这位邯郸弃儿对女人是多么地痛恨。或者说是多么地失去信心!



对母亲轻浮之恨,还导致秦始皇对于“贞洁烈女”的向往和赞赏。


秦始皇对统一六国后收入后宫的众多佳丽非常鄙视,痛恨她们抛弃亡国之辱而媚悦新主的行径,但对守贞重节的女子却倍加赞赏。


据记载,有一个年轻寡妇数年如一日遵守妇节,秦始皇知道后,赐令她“旁座”,可要知道,当时连当朝丞相在他面前也只能站着。


后来,秦始皇还为这名寡妇修筑了一座“怀清台”,以彰扬其事迹。至今蜀中有一山名贞女山,便是该寡妇曾经寡居的地方。



古人曰,二十弱冠,三十而立。秦始皇就在这两个节点干了两件大事,20岁亲政干掉嫪毐吕不韦,现在30了,又该干点什么了!


出征,灭六国!


说来也凑巧,就在秦王嬴政生完了最后一个儿子胡亥后,就开始了风卷残云般的统一六国的征战。


这位纵欲过度的年轻君主丧失了生育能力,欲将征伐天下化解心中的郁闷?


不管如何,他发力外攻了。


就这样,在无坚不摧的强大的秦军面前,一个个所谓的“带甲百万,地方千里”的诸侯国接二连三地轰然土崩瓦解。


灭亡的顺序是:韩、赵、魏、楚、燕、齐。


记不住?记住这两个明星就够了:



对,就是:喊 赵 薇 去 演 齐 秦!


前面提到了燕太子丹与秦始皇自小结的梁子,让荆轲客串了一下,但你知道是谁救了嬴政吗?

  

一个小人物。



话说公元前227年,太子丹孤注一掷,让刺客荆轲和秦舞阳提着秦国叛将樊於期的人头和督亢地图来到了秦都,见到了秦王嬴政。


秦始皇也是大意了。是因为当初欺负自己的燕太子丹服软了,心里比较有成就感,所以一定要见这个昔日的小仇人派来的人?


就这样,当荆轲展开督亢地图的时候,已经喂了剧毒的短剑骤然而现!



毫无防备的秦国君臣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秦国规定不得带兵器见君王,徒手怕死的大臣们只能看着干着急。


嬴政是配着剑的,但由于太长,竟一时拔不出来,只好绕着柱子逃。就在荆轲快要追上时,一个小人物出手了,他就是秦王侍医夏无且。


夏无且毫无退缩,将药囊当做武器砸向荆轲。


就在这片刻时间,嬴政拔出了长剑,击杀了荆轲!


而此时,同来的秦舞阳却吓尿了裤子,瘫坐在地上。


按照荆轲的计划,图穷匕见后,秦舞阳应该直接拿出短剑刺向秦王的,至少,应该帮忙扯住秦王。


但是,秦舞阳刺秦只是为了获得勇武的名声,真正到了秦国后,才发现这是要命的,一下子就怂了!

  

据记载,荆轲早就看出秦舞阳是无用的,不愿带他去刺秦,一直在等一个不怕死的帮手,这个帮手有可能是韩国贵族、后来的汉初三杰张良。但燕太子丹太心急了,等不得。



不管如何,一个小小的侍医,一个下意识的投掷动作,救了自己的大王,而他的大王在此后的数年间平灭了六国,结束了中国500多年诸侯纷争的局面,开辟了2000多年的帝制时代!


一个小人物成就了一个大人物,造就了一个新世界!




有一句比较流行的话:穷怕了的孩子一旦掌握了不受制约的权力,将是可怕的。


嬴政是比较符合这一点的,自小是邯郸弃儿,直到9岁才回国,没两年就接班成为秦王。他不像过去那些秦王们受过严格的宫廷教育,与祖父、父亲也只有短暂的相处,属于单亲妈妈养大的苦孩子,因此造就了他自私多疑孤僻任性藐视各种清规戒律束缚的性格。


同时,他具有极强的恋母情结,而这个自己最爱的妈妈又很不检点,导致他心中几乎无爱可言,只能自私地去爱自己,导致无限的自大自恋倾向。

  

于是,在毫无制约的权力下,暴虐贪婪狂妄自恋成为他的本性。


据《史记·本纪》记载,每消灭一个国家,嬴政要求秦军所要做的大事之一,就是将其最具特色的宫殿绘制成图,然后在秦国首都咸阳附近临摹修建。同时,将其积攒了数百年的珍奇国宝、金银财富作为战利品运回秦国。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把战败国的后宫佳丽悉数劫掠而来。

    

传说中被项羽烧掉的三百里的阿房宫,就是在这个宫殿群的基础上逐渐形成的。



当然,秦始皇灭六国是顺势而为,得益于秦国历代君主的努力及成熟的制度,非他个人功绩。远的不讲,就说他爹的爷爷秦昭襄王在位56年(仅比康熙、乾隆爷俩稍逊一筹),对魏国用兵15次,对韩国用兵8次,对赵国用兵8次,对楚国用兵2次,把魏国削去了二分之一,把韩国削去了三分之二,把赵国削去了三分之一,也把楚国削去了四分之一。在很大程度上为嬴政完成统一打下了基础。


但秦始皇自己不争气也不行。更重要的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终究是在他手里完成了统一大业。


40岁不到,就将六国踩在脚下,这是一种多么地爽,而又多么孤独的事情。


暴虐刚愎又怎样,我行我素独断专行又如何?我邯郸弃儿是当之无悔的!


王?王算什么!周王不照样被我大秦揍得的找不到北?战国诸王又不被我踩在脚下?!


秦王将不再是我的称号!我的功业盖过那上古的三皇五帝,所以,我将称——


皇帝!


我是始皇帝,我的后代子算将是二世皇帝、三世皇帝……直至万世!


春秋战国,各国诸侯称为“君”或“王”。已经一统天下的嬴政,认为这些称号不足以显示自己的尊崇。经过一番议论,丞相王绾、御史大夫冯劫、廷尉李斯等人认为,秦王政“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功绩“自上古以来未尝有,五帝所不及”,说“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建议秦王采用“泰皇”头衔。然而,秦始皇对此并不满意。他只采用一个“皇”字,因有“三皇五帝”之称而在其下加一“帝”字,创造出“皇帝”这个新头衔授予自己。此后的两千多年里,“皇帝”就成为中国社会最高统治者的称谓。


学周制,继续分封诸侯?


NO!我是始皇帝,天下疆土是寡人一家的疆土!天下将听命于孤家一人!


可以预期的是,如果不是这位极其蔑视清规戒律又极其狂妄自恋的邯郸弃儿一统天下,秦朝应该是另一个分封制的夏商周。


就这样,39岁的邯郸孤儿采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构成“皇帝”的称号,建立了首个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在中央,通过三公九卿管理国家大事;地方上则废除分封制,代以郡县制;同时书同文,车同轨,统一货币、度量衡,奠定中国两千余年政治制度基本格局。



秦始皇废除分封制以后,初分全国为36郡, 以后随着土地的扩大增至46郡,定咸阳(陕西咸阳市秦都区)为首都。


简单概括,秦始皇的主要功业就是:

1)首次统一华夏

2)南平百越,北击匈奴

3)废除分封制,代以郡县制

4)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

5)修建万里长城,打通西南

6)修筑灵渠,沟通水系

7)统一货币


但是,这位邯郸弃儿绝对不会想到,取代大秦的人竟然是一位他创立的官制中最低级别的官。


郡县制的级别大概是这样的:郡下设县,万户以上者设令(县令),万户以下者设长(县长)。县以下设乡,乡下设里,是最基层的行政单位。此外还有掌管治安、盗贼的专门机构,叫做亭,亭设亭长。亭除了主要管理治安,还负责接待往来的官吏,掌管为政府输送、采购、传递(文书)等事。两亭之间,相距大约十里。


刘邦就是个亭长。他的履历是这样写的:历任沛县泗水亭长、沛公、汉王。沛公是他自封的。



刘邦:秦始皇儿子多,没让儿子管天下,结果二世而亡,我吸取这个教训,除了中央直管的郡县,我要让儿子、孙子封王守土。至于早期为形势所迫才封的其他异姓王,统统杀掉!



汉景帝:你害苦了我们啊,那些兄弟叔伯都想当皇帝啊,害天下大乱。


当然,“皇帝”称谓的出现,不仅仅是简单的名号变更,还反映了一种新的统治观念的产生。在古代,人们对祖先和其他一些神明,有时就称“皇”。“帝”则是上古人们想象中的主宰万物的最高天神。秦始皇将“皇”和“帝”两个字结合起来,说明他想表示其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威,是上天给予的,即“君权神授”;同时,他觉得仅仅是做人间的统治者还不满足,还要当神。


所以,他命人把和氏璧雕刻成一枚“传国玉玺”,并刻上“受命于天,暨寿永昌”八个大字。


同时,迷恋上了长生不老,开始了巡游六国的“长生之路”。


然而,长生不老药是没有的。


没有了征战对象的嬴政好空虚,好空虚。


我要焚书坑术!


不是坑儒?


坑儒?这是一个误传,不是儒生,孔老二的门徒,而是方士,他们骗我有什么长生不老之药,都是骗人的!比如那徐福,骗了我多次,终于不敢回来了。回来我也将把他坑掉!


在一次次求药不得之后,这位邯郸弃儿心里已感到受骗,于是命令御史审问诸生,最终互相揭发牵连四百六十余人,始皇下令把他们活埋。这就是著名的“坑儒”。


至于焚书,则为统一思想,规定史书非秦纪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论》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


但是,医学、农业等书不在被禁之列。且所有禁书只限于不能在民间流传,在中央还是有原本保存的。



对此,鲁迅有过说辞,他说:德国的希特勒先生们一烧书,论者们都比之于秦始皇。秦始皇实在冤枉得很,他的吃亏是在二世而亡,一班帮闲们都替新主子去讲他的坏话了。不错,秦始皇烧过书,烧书是为了统一思想。但他没有烧掉农书和医书;他收罗许多别国的“客卿”,并不专重“秦的思想”,倒是博采各种的思想的……但是结果往往和英雄们的预算不同。始皇想皇帝传至万世,而偏偏二世而亡,赦免了农书和医书,而秦以前的这一类书,现却偏偏一部也不剩。(《华德焚书异同论》)


年轻轻就取得一统天下的大成就,瞬间没有了对手,就只有胡乱发泄了。但是,身子骨吃不消啊。可要知道,他自小患有癫痫之病的!


人生就是这样,辉煌的极巅是无限的寂寞,随后是彻底的毁灭!


秦始皇告诉世人,年轻轻就取得大成就不见得是件好事。


一次次的长生狂想、异想天开、东奔西跑,终于吃不消了。




公元前218年(秦始皇29年),嬴政第三次东巡时,在武阳博浪沙(今河南原阳)遇刺,身后一辆副车被刺客用大铁锥击得粉碎,坐在副车中的几个随从被砸得肝脑涂地、一命呜呼。



据说此事事涉原韩国贵族遗少、后西汉初年开国名臣张良,正是他招募大力士于博浪沙冒死刺秦。


对于张良的“警告”,秦始皇充耳不闻。


他正需要这样的刺激?


不知道这位曾经的邯郸弃儿是怎样想的,刺客没抓到,回咸阳一趟后又继续了他的第四次东巡行程。


不久又有人发现一块刻有“始皇帝死而地分”的来历不明的神秘陨石,据说在路旁还遇见一位预言“今年祖龙死”的“神仙”,一时传得沸沸扬扬。



这又是谁在搞幺蛾子?!


毫无疑问,如果这个事确实发生,肯定是人刻的!


于是,秦始皇下令把陨石周围数公里之内的人全部抓获,统统杀头!


这是在和我玩攻心战啊!


我嬴政怕过谁!


于是,秦始皇不顾天热,又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巡游。


他突然如此频繁地巡游,是想引那个躲在暗中的人现身么?


好激动!好久没这么刺激过了!


但是,激动过头了。他忘了自己是有癫痫病的?真以为神会保佑他长命万岁?


过度的疲劳和紧张终于诱发了他那已经很久未发作过的癫痫病!


史料记载:嬴政端坐于龙车内颠簸赶路,癫痫症突然发作,倒下时他的头重重地撞在安装在车内用来消暑的青铜冰鉴上,顿时血流如注,不省人事。


就这样,在公元前210年七月丙寅,被称为 “千古一帝”的秦始皇死于他第五次东巡途中。


年仅49岁!


逝世地是河北沙丘平台(今河北广宗北)。


真是生于河北,死于河北!



其后的事情众所周知:秦始皇死后,大宦官赵高采取了说服胡亥威胁李斯的手法,假造秦始皇诏书,由胡亥继承皇位。同时,以秦始皇的名义下诏指责扶苏为子不孝、蒙恬为臣不忠,让他们自杀,不得违抗。在得到扶苏自杀的确切消息后,胡亥、赵高、李斯这才命令车队日夜兼程,迅速返回咸阳。


由于暑天高温,秦始皇的尸体已经腐烂发臭。为遮人耳目,赵高命人买了许多鲍鱼装在车上,用以掩盖尸体的腐臭味。


不可一世的秦始皇九泉之下,不知作何感想?


那么,秦始皇如果不死,项羽刘邦能够起义成功吗?


虽然一切假设都毫无意义,但也不妨一思。



应该说,秦始皇不死,或者顺利交班扶苏,内政不乱,就是陈胜吴广刘邦项羽心思一致,也难成事。


后人常常不解:何以战无不胜的秦军锐士,面对后来“揭竿而起”的农民军反而倍感吃力,到了与项羽军作战之时更是溃不成军?这里的根本原因,便在于赵高。


赵高要掌握局面,必须掌控军队。但军队是这么好掌控的么?不好掌控怎么办?拆散之!于是,国家重臣几乎悉数被杀,士兵则解甲归田!


君不见,后来仅靠一个侥幸活下来的秦国的二流将军章邯,率领一帮由监狱罪犯和建筑工地民工临时组成的军队,仍旧打得多国联军四处逃窜。若不是赵高怕章邯坐大,一直制约于他,章邯足够荡平寰宇,搞定项梁项羽。


也就是说,作为历史上最为精锐强大的雄师,秦军是被自己朝廷的内乱风暴击溃的。


一句话:灭秦者,秦也,非六国也。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另外有个事情也可以从侧面说明,就是陈胜吴广起义之初,打的是项燕和扶苏的名号,而扶苏,是秦故太子,至少说明,在二世登台之前,秦统治者还是被认可的。


怪都怪二世而亡啊,否则后世哪有那么多的争议?


但没人否认,这位邯郸弃儿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政治家、战略家、改革家之一,是他第一个完成了华夏的大一统,中国今天的版图都是由他奠定的。此后的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君主,如果超不过他统一的疆土,那就不算统一!中华大地后来虽然无数次分裂,南北对峙也好、东西分治也罢,最终却只有统一这一条路可以走——这已深入人心!


同时,秦始皇确立的统治模式也一直延续下去,由其开创的中央集权帝制,为任何其他帝王所难以相比。


在西方,人们常把他与罗马帝王凯撒相提并论。大体说来,罗马帝国与秦统治时期的人口、面积差不太多。但凯撒死后,帝国制度即分崩离析。


秦王朝虽只存在了15年,嬴政的万世皇帝梦破灭了,可皇帝制度、皇帝意识影响了中国2000年,至1911年辛亥革命才止。



而其他文化上、制度上、思想上等等的影响则至今未止。


他还留下诸多谜团。陵墓即是其一。


骊山陵(今西安市临潼区下河村)


骊山墓从秦王登基起即开始修建,前后历时三十余年,每年用工七十万人修建。留存的墓从外围看周长2000米,高达55米。《史记》记载其内部装修极其奢华,以铜铸模仿山川地理,以水银流灌江河湖海(现代科学证实水银蒸发后形成的气体有冷凝防腐的奇效),以明珠做日月星辰,并且满布机关。


仅看秦始皇陵的兵马俑,即可知其言非虚。


除此之外,陵墓还修建了庞大的地宫,里面有数不尽的奇珍异宝。


于是,从项羽开始,历代无数枭雄都对其垂涎三尺,但无一人能破之,至今。


总之,那位邯郸弃儿已为五陵黄土,但关于他的传说,依旧不断!




本文转载自:读史,作者张远方(读史专栏读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