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一个罪犯和泼妇圈粉了:最撩人的人,往往不靠脸


null

 1 

他俩不好看,却很撩

《无名之辈》 成了票房黑马,把好多人看哭了。很多人把年度最佳爱情给了马嘉旗、胡广生,这两个低层的、卑微的小人物。

一个脾气爆的瘫痪女子,骂人10级选手;一个想做悍匪的憨贼,从没耍过女朋友的处男。都不算好看的人,任素汐(饰马嘉旗)脸有点长,勉强算清秀;章宇(饰胡广生)个子不高,并不英俊。但意外的,他俩之间有荷尔蒙的滋生,很撩人。

null

我说撩,而不是感动。这种撩,是胡广生接过马嘉旗嘴里的烟,吸了起来,自然流畅得像是对面多年的老友或情人,亲切又亲昵,那一刻,马嘉旗愣了下,眼神有种温柔飘过;这种撩,也在胡广生给她塞耳机,她直勾勾地看着他,笑盈盈地问,“好听吗?”;这种撩,是临别前,马嘉旗主动说,“抱一下”。

null

任素汐,不美但撩人。即使演一个瘫痪的、一心求死的人,她的眉眼也自有风情。这些风情,好些标致的美人脸上没有;上文这些“撩人”桥段,对很多恋爱小白而言,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存在。

我相信,能演出这样风情的人,一定是灵性的,她足够聪明到洞察人性,也足够慈悲到宽容人性。

null

 2 

平凡之美 :光彩照人的60分脸

特别喜欢任素汐,因为她像极了我们自己,这些普通人。面孔并没有那么完美,若100分是满分,那差不多就六七十分。因为普通,没有规范的、精致的美,却生出了无限可能性,有时是可以很美的,比如在某个角度、某些场景下,就像我们存在手机里的上百张美美的自拍照。

从小到大,我们看的影视剧,爱情剧里的男女主角都是好看的、优秀的,这便造成了刻板印象:认为爱情只属于那些好看的、优秀的人。

我也不想教导“内在美”、“心灵美”,这是过时的鸡汤,也不符合实情。爱情的发生,是需要互相吸引的,那种互相的撩,那种荷尔蒙的溢出,就像马嘉旗和胡广生。

null

马嘉旗是怎样的女人呢?聪明、倔强、有点小骄傲,可是一场车祸,让她瘫痪了,除了头,哪儿都不能动。这是怎样的打击呢?隔壁猥琐大叔对陈建斌讲(马嘉旗的哥哥)讲,“她这个样子,我肯要她,你就知足吧。”

被人厌弃,像垃圾一样。于是她用暴躁、骂人作为武器,捍卫自己的尊严。

而胡广生待她,是尊重的、体恤的,是一个人待一个人,是男人待女人。

爱情是如何发生的呢?在任素汐唱的《胡广生》里有一句:你要的尊严,我熟悉。

null

有句话叫“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想改成“因为懂得,所以会爱。”

因为有过最卑微的时刻,体会过最深刻的苦楚、最尖锐的难堪,所以能更加懂得这尘世间芸芸众生的苦,而非高高在上的“同情”、怜悯,这是我们所说的同理心。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同理心在心理学上,也是一种共情能力,一般而言,共情能力高的人更容易让人取得信赖、好感,这就是魅力所在。但这不是一个天生就自带的魅力,也并不是一个通过整容、健身房撸铁获得,就如同读书、学习,这必然需要一页页地埋头苦读,这一能力也来自于一日又一日踏实的生活。有些路,非要自己走一遍才能通;有些道理,非要自己亲身过一遍,才能懂。

null

从统计学来讲,普通人是世上的大多数,一个普通的“人设”,让你能更好的“懂得”大多数。或许“普通”人设、平凡人生,正是尘世间的砂石,在一次次的磨砺中,把你变成越来越光彩照人。

 3 

当“普通”成为优点

任素汐在《我就是演员》的节目中动情地说道:“对大众来说,其实我这个相貌是非常普通的一个相貌,但是我觉得我这样刚刚好,因为我刚好可以演那些这样(很普通)的人,我觉得都这样(注:她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个V型小脸)的话,谁来演他们(普通的人)。”

null

一个好演员的自觉,是要去表现这尘世的芸芸众生。普通,成了她的骄傲,成了她的优势。

这世上,有太多的成功学,教人如何出人头地。这是糟糕的事。这世间,若只有老虎、狮子,没有兔子、云雀、小鱼儿,是可笑的、无法成立的。

老舍讲,每个人在这世间,就像八百罗汉,各有各的位置。而我们每个人,不仅是独一无二的、珍贵的,也会用我们的一生去践行这个尘世间属于自己的“位置”,并成为别人故事中的主角。

null

女生CC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平凡女生与王子。

前几年,在一次工作中,她遇到一个金光闪闪的王子。闪光到什么程度呢?“我第一次看到有男生把衬衫穿的那么好看,衣料贴合着身体,隔着一张饭桌都能感到里面热的、结实的身体。一口白牙,笑起来灿烂。好看、俊朗是一方面,难得还有好教养,如此闪耀又如此谦虚……这简直是我这些年见到的男性中最正面的样本了。”时隔多年,CC回想初见时的场景,还是眼里放光。

null

喜欢是自然的,但不敢喜欢,“因为那是王子,而我却过于普通”。从不敢明目张胆的喜欢,没有过分的关心和问候。这样过去好些年,普通朋友而已。后来,机缘巧合,因为工作又开始了联系,渐渐的,他俩之间有了微妙的变化,不再是没有性别的好朋友。男生会当她是小女生一般宠溺,可明明她比他大好些岁。

null

CC一直理所应当地认为,王子应该是喜欢公主的,和他一样优秀的,有着相当的教育背景、家世,一样好看外貌的。后来,CC才知道这个“王子”一直都钟意“普通”女子,并且也一直喜欢姐姐型。

“原来,我自以为的缺点,是优点啊。”

CC的睿智、放松也让男生觉得很棒,那种敞亮又亲昵的玩笑、具有高度同理心的沟通、对人世的敏锐和宽容……都无时无刻散发着魅力。

null

谁说性感只是水蜜桃般诱人的面孔和身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