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香只是绯闻,风流才子并不风流


       提起唐伯虎, 首先想到的是他三点秋香, 周星驰版电影《唐伯虎点秋香》更是家喻户晓。电影里的唐伯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家财万贯,妻妾成群,号称“江南四大才子”之一。




      而据史学专家研究,唐伯虎是才子,却并不风流。唐寅之父唐广德为在苏州吴趋里开设食肆,家境只能算是小康,其真容如下:

       唐伯虎娶的并非秋香,亦无所谓“点秋香”的轶事。根据考证,唐伯虎一生共有三位妻子。而秋香根本不是华府的俏婢女,而是南京一名颇有名气的青楼妓女。秋香虽与唐寅生活在同一时代,但比唐伯虎足足大20岁。16岁成名的唐伯虎对已经36岁的秋香产生爱慕之情并疯狂追求有点牵强。
名人总要有点绯闻,古人也不例外。
       唐伯虎玩世不恭而又才气横溢,16岁参加秀才考试,高中第一。29岁,唐伯虎乡试高中解元,一时春风得意,前途一片大好。唐伯虎一生转折点,却是遇到下面这位兄台徐经,不小心卷入会试舞弊案。

       虽然最终没有判定唐伯虎是舞弊案主犯,但也遭牵连, 被派发浙江充吏役,唐伯虎坚辞不就,从此绝意仕途,后在苏州城北的筑室桃花坞,创作大量优秀作品。

人物画
       唐伯虎的风流很大程度上源于他擅长仕女画,也画过一些春宫图,并且多以官伎、歌女等为模特,所以人们便认为唐寅性本风流如此。唐伯虎的人物画师承唐代传统,线条清细,色彩艳丽清雅,体态优美,造型准确;亦工写意人物,笔简意赅,饶有意趣。
       以下这幅《嫦娥执桂图》中,嫦娥裙带飘拂,神形温柔,手持挂花,似非才子莫得。此作意气风发,尤其头部线条圆和流畅,勾染得当,美人的飘逸清丽之态毕现。面容的设色,敷白色晕染,如月色清凝,皎洁典雅。嫦娥执桂图》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牡丹仕女图》绘高髻簪花女子,右手持纨扇,左手擎一枝牡丹,露出无限眷惜之意。仕女形象娟秀端丽,眉目和发髻钩勒精细,晕染匀整,衣纹线条遒劲畅利。《牡丹仕女图》上海博物馆藏
      《秋风纨扇图》中描绘了立有湖石的庭院,一仕女手执纨扇,侧身凝望,眉宇间微露幽怨怅惘神色。她的衣裙在萧瑟秋风中飘动,身旁衬双勾丛竹。《秋风纨扇图》上海博物馆藏
       《吹箫图》仍然沿袭了唐伯虎早年人物画工细艳丽的特点。人物面容娟秀,体态端庄。衣纹用笔粗简,劲力流畅,顿挫宛转。敷色浓艳鲜明,技法精工,尤其对细部的刻画,可谓一丝不苟,颇具新意。《吹箫图》南京博物馆藏
      《孟蜀宫妓图》中,唐伯虎画了宫妓四人,衣着华贵,云髻高耸,青丝如墨,头饰花冠。互相对语,无视景。人物衣饰线条流畅,设色浓艳,服饰上的花纹,都刻划得十分精细;从人物穿戴来看,正面两位地位高贵,而背向两位疑是宫婢,正奉酒捧食。《孟蜀宫妓图》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以下这幅《陶榖赠词》构图视角独特,在刻画人物上严谨细腻,细微之处尤见功力。用笔干净利落,轻快流畅,线条刚柔相济,缓急有致。点缀的景物设色典雅,趣理兼备,布置得当,画家卓越的艺术才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唐伯虎的作品中堪称上乘。《陶榖赠词》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山水画
       唐伯虎的山水画早年随周臣学画,后师法李唐、刘松年,加以变化,画中山重岭复,以小斧劈皴为之,雄伟险峻,而笔墨细秀,布局疏朗,风格秀逸清俊。

      《杏花茅屋图》是唐伯虎风景画中一幅富有生气的作品。画中高峻的山峰,叠叠泉流,摇曳的松树,布置合理,意境清远,的确能显示唐伯虎的才子之风,同时又体现了他那坚实的传统绘画功力。《杏花茅屋图》私人收藏
       《高山奇树图》是一幅构图雄伟,构思巧妙的山水画杰作。画面上方的高岭山石也多是湿笔长皴,但用墨较为清淡而湿润,枝叶浓密,别有情致。整幅作品,高柳婆娑,意向清俊秀逸。水天相连,意境高远。《高山奇树图》私人收藏
       《山路松声图》中,唐伯虎以畅达自如的笔墨挥写山石树木。此画以淡墨晕染,浓墨强调,浓淡枯湿,恰到好处。《山路松声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春山伴侣图》全用水墨,仅一叟衣袍醮以淡红色。图中曲栏掩映,杂树绽青,春山含笑,高士临流,给人以阳和日暖之感。《春山伴侣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看泉听风图》中描绘奇峰怪石、古木浓阴、清风飞泉,两位高士临流对坐看泉听风。《看泉听风图》南京博物院藏
      《落霞孤鹜图》描绘的是高岭峻柳,水阁临江,有一人正坐在阁中,观眺落霞孤鹜,一书童相伴其后,整幅画的境界沉静,蕴含文人画气质。《落霞孤鹜图》上海博物馆藏

花鸟画
       唐伯虎的花鸟画,传世作品不多,画风远法宋元水墨画,近师沈周的变革创新,刻意求精。其花鸟画长于水墨写意,洒脱随意,格调秀逸。
       以下的《梅花图》中梅枝曲折向上,花朵随枝点染,笔墨十分干净筒练。画幅以大面积的空白,用潇洒飘逸的行书题诗,表现了文人画在诗画结合上的特点。
《梅花图》北京故官博物院藏
      《枯槎鸜鵒图》以水墨画八哥立于枯枝上,头腹略浓,至尾惭淡,以浓墨点写背羽,仰头而鸣的神态,及鸟爪紧抓于树枝的寥寥数笔,均见其卓越的表达技法。《枯槎鸜鵒图》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岁寒三友图》,图中对松、竹、梅的构思,已明确传达出借“岁寒三友”表达出的刚正、坚贞的气节。《岁寒三友图》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临水芙蓉图》以浪漫主义手法描绘了水边芙蓉小景,构图大气别致,笔墨疏朗俊秀。画中一朵芺蓉,衬以数片枝叶,低垂於水石之上。 《临水芙蓉图》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立石丛卉图》通过皴笔的染擦,并以留白的方式写出阴阳向背,突出山石的质感。草花的浓淡墨色运用恰到好处。《立石丛卉图》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风竹图》写风中之竹随风飘动,富有动感。截取局部特写,构图别致。取文同画竹法“浓墨为面,淡墨为背”,写意象之竹,融以书法用笔,其飞白效果颇具文人趣味。《风竹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最后再点一下题,唐伯虎作为古代的大名人,总会有一些绯闻, 只不过唐伯虎的绯闻传得更久、更离奇罢了。唐伯虎点秋香只不过是一段牵强附会的才子佳人风流韵事。


版权声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