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女祸炼五色石以补苍天


14.女祸炼五色石以补苍天

【原文】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1炎而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祸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背方州,抱圆天;和春阳夏,杀秋约冬,枕方寝绳;阴阳之所壅沈不通者,窍理之;逆气戾物、伤民厚积者,绝止之。当此之时,卧倨倨2,兴眄眄3;一自以为马,一自以为牛;其行蹎蹎4,其视瞑瞑;侗5然皆得其和,莫知所由生,浮游不知所求,魍魉不知所往。当此之时,禽兽蝮蛇,无不匿其爪牙,藏其螫毒,无有攫噬之心。考其功烈,上际九天,下契黄垆;名声被后世,光晖重万物。乘雷车,服驾应龙,骖青虬,援绝瑞,席萝图,黄云络,前白螭,后奔蛇,浮游消摇,道6鬼神,登九天,朝帝于灵门,宓7穆休于太祖之下。然而不彰其功,不扬其声,隐真人8之道,以从天地之固然。何则?道德上通,而智故消灭也。

【译文】远古时代,四根擎天大柱倾倒,九州大地裂毁,天不能覆盖大地,大地无法承载万物,大火蔓延不熄,洪水泛滥不止,猛兽吞食良民,凶禽捕击老弱。于是女娲冶炼五色石来修补苍天,砍下鳌足当擎天大柱,斩杀黑龙来平息冀州,堆积芦灰来制止洪水。苍天补好,四柱擎立,洪水消退,冀州平定,狡诈禽兽杀死了,这时善良百姓能生存了。女娲背靠大地、怀抱青天,让春天温暖,夏天炽热,秋天肃杀,冬天寒冷。她头枕着方尺、身躺着准绳,当阴阳之气阻塞不通时,便给予疏理贯通;当逆气伤物危害百姓积聚财物时,便给予禁止消除。到这个时候,天清平地安定,人们睡时无忧无虑,醒时四处顾盼;或以为牛,或以为马,随人呼召;行动舒缓沉稳,走路安详缓慢,视物若明若暗;膧朦无知天真幼稚与天道万物和协,谁也不知产生缘由,随意闲荡不知所归不求所需,飘惚不定没有目标。到了这时,野兽毒蛇全都收敛藏匿爪牙、毒刺,没有捕捉吞食的欲念。考察伏羲氏、女娲他们的丰功伟绩,上可以通九天,下可以契合到黄泉下的垆土上,名声流传后世,光晖熏炙万物。他们以雷电为车,应龙居中驾辕,青虬配以两旁,手持稀奇的瑞玉,铺上带有图案的车垫席,上有黄色的彩云缭绕,前面由白螭开道,后有腾蛇簇拥追随,悠闲遨游,鬼神为之引导,上登九天,于灵门朝见天帝,安详静穆地在大道太祖那里休息。尽管如此,他们从来不标榜炫耀自己的功绩,从来不张扬彰显自己的名声,他们隐藏起真人之道,以遵从天地自然。为何这样呢?因为是道路和规律上通九天,所以智巧奸诈就无法生存。

【说明】本节描述的是女祸炼五色石以补苍天,女娲背靠大地、怀抱青天,让春天温暖,夏天炽热,秋天肃杀,冬天寒冷。她头枕着方尺、身躺着准绳,当阴阳之气阻塞不通时,便给予疏理贯通;当逆气伤物危害百姓积聚财物时,便给予禁止消除。

——————————————————

【注释】1.爁:(làn烂)焚烧。《淮南子。览冥训》:“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

2.倨:(jù句)古通“踞”。伸开脚坐着。凭倚。《庄子·天运》:“老聃方将倨堂而应。”《史记·郦生陆贾列传》:“沛公方倨床从两女子洗足。”

3.眄:(miǎn免)盼望,顾盼。《淮南子·览冥训》:“卧倨倨,兴眄眄。”

4.蹎(diān滇)走路安详缓慢的样子。《文子·道原》:“行蹎蹎,视瞑瞑。”《淮南子·览冥训》:“一自以为牛;其行蹎蹎。”

5.侗:(Dòng动)古通“僮”。《书·顾命》:“在后之侗,敬迓天威。”《庄子·山木》:“侗乎其无识,傥乎其怠疑。”《集韵》:“侗,未成器之人。”本义是指幼童,未成年的男性。这里用为幼稚无知之意。

6.道:(dào到)《书·顾命》:“皇后凭玉几,道扬末命。”《管子·制分》:“治者所道富也,治而未必富也。”《易·系辞上》:“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论语·为政》:“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荀子·正名》:“故明君临之以势,道之以道。”《韩非子·八说》:“错法以道民也,而又贵文学,则民之所师法也疑。”《史记·留侯世家》:“乃学辟谷,道引轻身。”这里用为引导,疏导之意。

7.宓:(mì泌)安宁休息。《说文》:“宓,安也。”《淮南子·览冥训》:“宓穆休于太祖之下。”

8.真人:依本性、本原而行为的人。《文子·微明》:“是故,真人托期于灵台,而归居于物之初。”《庄子·秋水》:“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

发表评论